霍去病把嘴裏的肉皮子吐了出來,烤太焦了,咬不動,口感實在太渣。

然後,他看向皮皮,搖搖頭:“沒殘,沒死,沒叫爹媽,不像是渡劫的風格啊,若是渡劫真這麼容易,早就滿世界全是真龍了。”

“嗷吼!”

話音剛落。

遠空的皮皮猛地一震龍軀,璀璨的血脈紅光從身體上迸發而起。

這一刻,皮皮的氣勢咻然暴漲,恍若蓋世君王臨世,不可一世,睥睨衆生。

隨即,皮皮運足了全力,仰頭對着巨大的烏雲叫囂道:“還有誰?!”

轟隆隆……

下一秒。

原本歸於平靜的烏雲,突然響起一聲比之剛剛更加巨大的轟鳴聲。

隨即,覆蓋方圓數百米的烏雲,掀起了幾十米高的浪潮,層層疊疊,足有幾十層。

與此同時。

漆黑的烏雲,彷彿被鮮血渲染了一般,轟鳴巨響中,變成了紅色…… 紅色的烏雲。

紅的像血,覆蓋了方圓數百米的範圍。

眨眼間,烏黑的雲層,盡皆被渲染成了血色。

天地,在這一刻,都變得猩紅起來。

妖異,恐怖,詭祕。

一股磅礴如獄的恐怖壓抑感,從那團雲層中釋放出來。

恍若巍峨大嶽,要鎮壓一切。

“……”白小鳳。

“……”霍去病。

兩人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忌憚之色。

“該,該死,怎麼,怎麼會出現紅色劫雲的?”華青月的身軀都哆嗦了起來,五官都扭曲到變形了。

“什麼,是紅色劫雲?”

豆豆撓撓頭,疑惑地朝白小鳳看來。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重重地吐出一口氣:“劫雲分三色,普通的烏雲,往上便是紅色劫雲,最恐怖的是紫色劫雲。”

頓了頓,他又補充道:“天雷九道,一道比一道更強,這紅色劫雲如果劈一道天雷下來,威力,足以抵上之前那烏雲劫雲的天雷總合。”

“啊?!”

豆豆嚇得嬌軀一震,玉手捂住了嘴巴:“那皮皮,要涼了麼?”

白小鳳不置可否,神情凝重地看向遠空的皮皮。

涼不涼他不知道,但,情況,肯定不會像剛纔皮皮橫掃八方那樣了。

且,他確實嗅到了一絲涼涼的味道。

“要不要,提醒他?”

霍去病沒再去撕扯右手上的烤肉,凝重地朝白小鳳看來。

白小鳳說:“皮皮,應該知道吧?”

話音剛落。

皮皮的狂笑聲便是從遠處傳來。

“哈哈哈……你以爲穿上一層馬甲,就能誅滅本龍麼?你要戰,那便戰,不是龍針對你,你,劈再多的天雷下來,也是個垃圾!”

狂笑聲,不帶絲毫掩飾。

依舊睥睨衆生,狂霸拽上天。

但,白小鳳頓時整個人都斯巴達了。

演藝天王 娘希匹的!

皮皮不知道紅色劫雲?

畫骨銘心 這貨到底是怎麼混到青瞳蛟龍的地步的?

“皮皮……”

當即,他就想提醒皮皮。

開玩笑!

紅色劫雲,別說是剛剛融合血脈的皮皮。

就算是他和霍去病去扛,也得喝一壺啊!

然而。

沒等他說完呢。

遠空正嘚瑟的皮皮便是渾身紅光噴涌而起:“主人,莫方,一切盡在龍的掌控之中,你且看好,龍是如何打爆這雷劫的!”

機會!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一定要好好表現,讓主人知道龍進階之後的戰力有多恐怖。

然後,一舉奠定龍奴僕界扛把子的地位!

一直抱着鹹魚心態的鹹魚龍,隨着融合了真龍血脈後,對奴僕界扛把子的地位,再次燃燒起了洶洶希望之火。

天劫又如何?

天雷又如何?

看龍,錘爆他們!

這可是龍,鹹魚翻身的時刻!

必須讓主人知道,哪怕龍是鹹魚龍,也肯定是最鹹的那條!

這一戰,要鹹出龍的風采,鹹出龍的戰力,鹹出龍扛把子的地位!

轟隆隆……

話音剛落,天穹上,方圓數百米的紅色劫雲開始翻滾起來。

猶如血海,掀起潑天的浪潮,層層疊疊,滌盪八方。

惶惶之威,伴隨着轟鳴聲,碾壓而下。

如同泰山壓頂,要鎮壓一切。

海面上。

翻騰的浪潮衰弱下去,沸騰的海水也停止了鼓泡和水蒸氣。

一切,都彷彿歸於平靜。

皮皮龍眼中紅光閃爍了一下。

咦!

貌似,有些不對勁啊!

“怎麼辦?”

霍去病看向白小鳳。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道:“皮皮都這麼說了,那我們,當然相信他啊,不過,咱們再往後退一退。”

說完,他便帶着豆豆腳泛金光,朝着後方飛退。

霍去病也帶着華青月緊跟着飛退了出去。

這一幕,被皮皮看在眼裏。

咦!

主人他們,怎麼都掉頭往後退了啊?

他們跑那麼遠,怎麼看龍對着天雷裝比?

當即,皮皮就大喊了起來:“主人,你們跑什麼啊?待在原地看龍錘爆天雷啊!”

然而。

白小鳳他們沒有迴應。

只是,飛退的更快了。

“……”皮皮。

他們,不喜歡看龍錘爆天雷裝比麼?

深吸了一口氣,皮皮擺動了一下血紅的龍軀。

不方!

龍只要錘爆了天雷,哪怕主人他們回到濱海鬼宅,也一定能看到的!

隨即,皮皮龍目泛着血芒,仰天朝着血色劫雲咆哮了起來。

“嗷吼!來啊,誰慫,誰孫子!”

轟隆隆……

似是迴應,紅色劫雲中,滾雷聲炸響,震天動地。

皮皮龍軀一震,清晰地感應到,身上洶涌出的陰氣,都被壓制的收斂了一些回體內。

咦!

貌似,真的有些不對勁呢!

轟!

下一秒。

紅色劫雲猛然撕裂出一道豁口。

刺目的電光,瞬間將天地都照成了白茫茫的世界。

皮皮身軀一震,視線一下子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恐怖的雷壓,如同大嶽鎮壓在他的身上。

他的身軀,情不自禁地顫抖了起來。

這一刻,皮皮,好像看到了光,好像看到了全世界。

短暫的失明過後,皮皮的視線終於恢復。

然後,他就看到一道足有五米直徑的天雷,如同擎天之柱一般,筆筆直直的朝着他當頭劈落了下來。

皮皮龍軀一震。

渾身紅光一閃。

好嗨哦!

嗨的要bào zhà的感覺!

咦你mmp啊!

天雷哪有這麼粗壯的?

完全不考慮龍受不受得了啊!

天地俱靜。

恐怖的天雷白光充斥在天地之間,無數電蛇環繞着粗壯的天雷縱橫長空。

“嗷吼!”

皮皮仰天一聲咆哮,真龍血脈爆發,直貫雲霄,巨大的龍尾當空一甩,抽向了粗壯的天雷閃電。

轟隆隆……

如同yuán zǐ dànbào zhà一般,一朵白紅相間的蘑菇雲沖天而起。

恐怖的電蛇,縱橫長空。

“嗷嗚……”

皮皮一聲慘叫聲,巨大的龍軀冒着滾滾濃煙,怦然砸進了平靜的海水中。

海面,當即流竄起無數道電蛇。

“這麼快?”

白小鳳正飛退着呢,突然天地都白了,隨即,便是巨響轟鳴和皮皮的慘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