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辰有自信,最多七天。他便可晉入三星劍兵境。

雖說隨著境界的增強,提升突破的速度也變得愈漸緩慢了起來。

但這也只是相對而言,在寒冰靈體、以及十萬大山這獨特的環境之下,韓辰的修鍊速度雖然也微微有些下降,但比之其他武者,卻依舊要快上無數倍。

年關觀雪,《寒雪劍訣》領悟愈漸精深。

煉丹術也更加熟練起來,只待靈魂力量再有一絲提升,便可達到二品煉藥師的程度,那時。韓辰便可學習煉製二品的煉丹。

煉器術雖然因為陣印掌握不夠的關係。無法修習,卻也沒有什麼大礙。對於三昧真火的掌握,韓辰早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只要將奇門遁甲『兌』位中的基礎陣勢全部領悟參透。

屆時。韓辰便可真正的參悟陣勢。有了基礎陣勢為基。對於真正的陣勢領悟,速度也要更快一些,相應的。領悟陣印,自然也不是什麼難題。

而那時,有了足夠的陣印支撐,再加上爐火純青的火焰掌控,修習煉器術來,速度定然極為驚人。

而奇門遁甲的領悟,根據韓辰估計,最多再有三個月,便可將『兌』位中的基礎陣勢,完全領悟參透。

屆時,其他各方面的修鍊,也將啟動。

而到了那時,韓辰的實力,恐怕也會將再次迎來一個飛躍期。

十萬大山一行,擁有如此大的收穫, 撲倒小叔:萌妻送上門

而如今,蛟涎果也已經到手,對於這竟然能夠提升修鍊天賦的果子,韓辰有著不小的期待。

他的修鍊天賦雖然還算不錯,但卻算不上頂尖,更算不上天才。

若是能夠增強修鍊天賦,他的修鍊速度,將會再度提升,兩年後的天尊秘藏之行,他也將更有信心。

「待將蛟涎果煉化之後,便離開吧!」韓辰心中暗自決定道。

對於韓辰來說,十萬大山是最為適合他修鍊的地方,無窮無盡的水屬性靈氣,配合上最頂尖的寒冰靈體,只要待在這裡,他的修鍊速度將無人可比。

但韓辰卻並沒有選擇如此,因為他知道,真正的強者不是閉門造車就可以得到的。

絕佳的體質,絕佳的修鍊環境,絕佳的修鍊天賦,的確能夠令人擁有無以倫比的修鍊速度。

但這樣的修鍊速度只能維持很短的時間,強大的實力需要擁有強大的心境與意念來掌握。

深刻明白這一點的韓辰,很清楚自己接下來要走的道路。

見識更多的強者,與更多的強者、天才交手。

如此,不但能夠將自身的潛力激發出來,能夠,也能增強自身的底蘊。

只是,如此的話,便免不了要與萬兵齋正面交鋒。

萬兵齋是一個即將晉入八品勢力的宗門,其宗門穆犽更是一尊半步劍皇強者。劍王強者十數名,劍靈強者數十名。

以韓辰如今的實力,莫說劍王,即便是劍靈,也未必會是對手。

如今三昧真火的提升,雖然沒有讓韓辰擁有抗衡萬兵齋的實力。但卻是讓他微微有了些許抵擋的資本。

起碼如今的韓辰,面對劍靈境強者,也不再是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對於離開十萬大山,與萬兵齋正面交鋒,韓辰沒有想太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以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抗衡萬兵齋這麼個龐然大物。


到時候,若是自己能夠解決的,直接出手斬殺便是。無法抗衡的,便由鬼谷子出手。

這一點,韓辰早就與鬼谷子商量好了,並不需要多費腦筋。


「老師,情況怎麼樣?」起身,韓辰出聲道,他指的自然是紫雲的情況。

「不太妙,那小女娃子最多還可支撐十息!」識海中,鬼谷子沉聲說道。

聞言,韓辰的變色陡然一變,沒有回話,身軀微微一顫,八步趕蟬風一步直接施展而出。

伴隨著破空聲響起,身形一閃,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速度極快的向著紫雲與血蟒金蛟交戰之處急掠而去。(未完待續。。) 唰!

長劍破空,凌厲勁氣散發而出,將空氣完全切割開來,鋒芒無盡,斬殺而出。

「嘶吼…」怒吼震耳,面對威勢驚人的一劍,血蟒金蛟不閃不避,龐大的身軀擺動間,碩大的頭顱前沖,直接衝撞而上。

鐺!

鋒芒無盡的長劍直接斬在血蟒金蛟的身上,火星四濺,迸發出清脆的精鐵交擊之聲,一拳肉眼可見的勁氣波紋,向著四周震蕩開來,所過之處,地面岩石寸寸龜裂,一些碎石,更是直接爆裂了成齏粉。

強大的反震力量,震的紫雲整條手臂發麻,手中長劍更是差點脫手而出。

不敢怠慢,手掌微微一松,旋即一緊,將反震的勁道卸去,同時纖腰一扭,藉助那反震之力,速度極快的向後爆退而去。

直至退出二十餘丈,紫雲方才落到地面上,隨後身法展開,又再度急退十丈,拉開三十丈的距離,方才停了下來。

一招硬拼,紫雲雖然被震飛,沒有佔到什麼便宜,但血蟒金蛟也討不了好。

畢竟此時的紫雲通過兩種秘法的增幅提升,實力已經提升到了一星劍靈境的層次,再加上一身所習的種種品級不低的武學,真正實力,並不比三星劍靈來的差。

而且紫雲還掌握已經踏入技之一境的碧水劍法,以下克上,以弱制強之下,即便此時的血蟒金蛟實力極為強橫,紫雲也未必遜色多少。

在那股反震力道之下。血蟒金蛟儘管身軀龐大,卻也止不住的被震退了數丈。

碩大的透露微微晃了晃,旋即清醒,泛著紅光的金色豎瞳透露著森冷的寒芒,緊緊的盯著紫雲。

巨嘴張開,粗長的蛇芯不時的吞吐著,腥臭的氣息瀰漫而出,令人聞之欲嘔。

不過血蟒金蛟卻是沒有再次出手,擁有不俗靈智的它,很清楚。以它此時的實力。想要擊殺眼前這個人類,並不容易。

不過它卻也不著急,因為經過這麼一會兒的激戰,它隱約也察覺出來了。眼前這個人類武者。實力之所以突然變得如此之強。似乎是施展了秘法。

而這種秘法似乎並不能支撐太長的時間,過不了多久,就會消散。

泛紅的金色豎瞳中。閃爍著狡詐之色。

它現在只要等待,一旦對方氣息變弱,就是自己反擊的時刻。

不得不說,渡過天劫的血蟒金蛟,不但實力有著極強的提升,就連靈智也提升到了極為驚人的地步。

僅僅短時間的交手,便已經猜測到了事情的大概。若是其再渡過一次天劫,晉入六階級別,屆時,靈智再度增強,配合其一身強大的實力,即便是劍皇強者,也未必會是它的對手。

實力強大的魔獸不可怕,可怕的是實力強大的同時,還擁有驚人的靈智。

這一刻,血蟒金蛟就是最真實的寫照。

三十丈之外,紫雲單手持劍,橫在身前,雙眼緊緊的盯著血蟒金蛟,充滿警惕,不過見其沒有動手的跡象,不由的輕鬆了口氣。

當即趕忙急喘幾口氣,平復下因劇烈激戰而激蕩不已的血氣。

又過了數息,見得血蟒金蛟只是盤踞在那裡,絲毫沒有動手的跡象,紫雲在驚嘆對方靈智強大的同時,也不由的暗自苦笑一聲。

她知道,這頭畜生已經將自己看穿了。

不過這也正合了紫雲的意,激戰到現在,對與對方的實力,雙方基本上都有了些許了解。

「真是可怕,即便是強行渡劫,致使身受重傷,實力大幅跌落,竟然依舊堪比四星劍靈境。」紫雲目光在血蟒金蛟身上緩緩掃過,心中暗自說道:「若非憑藉兩種秘法,使我實力大幅度提升,恐怕連三招都撐不過,便會被其轟砸而亡!」

「可就算是以我如今的實力,也僅僅只能與之抗衡罷了。強很的肉身,即便是我施展最強奧義劍式,也僅能斬碎鱗片,破開皮肉,但這樣的傷勢,對其而言,不過是皮外傷,根本無法傷及根本!」紫雲目光閃爍,心中暗自想到。

從戰鬥開始到現在,面對血蟒金蛟的強橫攻勢,雖然她沒有絲毫的頹勢,但她卻是知道,這一切都源自於兩種秘法所提升而來的實力。

而且情勢,也並非如表面上那樣勢均力敵。

她的真正實力終究只是七星劍兵境,通過秘法暴漲的實力,雖然強橫,但她卻無法將之真正的完全掌握,十成的力量,也僅能發揮出八成。

而且人類的體魄本就無法與魔獸相比,更何況血蟒金蛟還是渡過四九小天劫,已然突破到五階的凶獸。

即便因渡劫重傷,實力跌落,但肉身卻因為劫雷的淬鍊,變的更加強大,並沒有絲毫的削弱。

在勢均力敵的實力之下,肉身強度的差距,看上去似乎並不明顯。

但一次次交手,一次次的碰撞,這一點差距便在無形中,迅速擴大了開來。

時至現在,雖然紫雲的修為境界,因為秘法的支撐,並沒有絲毫的削弱,但她自己卻是知道。

她的身軀已經被那一次次的碰撞、交手中,所產生的反震力量所傷,一身實力起碼下降了三成。

而血蟒金蛟卻因為強橫的肉身,直接將反震力量無視了,根本沒有絲毫的影響。

換句話說,此時的血蟒金蛟在與紫雲的激戰中,雖然身上多出受傷,看似嚴重,但卻都是些皮外傷,無傷根本,實力沒有絲毫的削弱,儼然處於巔峰。

而紫雲儘管身上沒有受傷,連氣息也沒有絲毫的削弱,但身軀卻已經受損,無形中,一身實力直降三成。

瞬間落入劣勢。

「一百息已然過去九十息,碧水三重天秘法我只能再支撐十息,十息之後,我的修為境界,將重新跌落半步劍靈境,而那時,真氣燃燒秘法也將消散,屆時…」心神在體內掃過,感受著體內經脈那愈漸強盛的脹痛感,紫雲深深的吸了口氣,心中暗自沉聲道。

碧水三重天秘法消散,真氣燃燒秘法消散,這意味著什麼,紫雲很清楚。

抬眼看了對面的血蟒金蛟一眼,對方非常人性化,龐大的身軀老神在在的盤踞著,沒有絲毫的動手模樣,但氣機卻緊緊的鎖定在紫雲的身上。

收回目光,紫雲垂下的左手不著痕迹的微微一翻,兩枚回氣丹出現在其手中,屈指輕彈,悄無聲息的將之彈入口中。

「一炷香已經快要到了,這傢伙怎麼還沒有結束!」感受著在兩枚回氣丹在體內緩緩化開,丹田內的真元迅速恢復,她輕鬆了口氣,隨即瞥眼望了眼通道深處,濃郁的陰寒之氣,使得紫雲只能看到一片黑暗。當即秀眉緊緊蹙起。

愛你,我成了傻瓜 ,血蟒金蛟沒有動手,紫雲也沒有動手,一時間,山洞通道之中,陷入一片寂靜之中。


但雙方都知道,這種寂靜持續不了多久,就會被打破。

很快,五息過去了。

五息過去,紫雲所剩下的時間,也只剩下五息了,五息之後,她的實力將大幅度跌落,到時候,她將在沒有與血蟒金蛟抗衡的資格。

「不能再等了!」紫雲目光陡然一凝,她不願再等了。

現在的她已經陷入絕對的險境中了。

五息,僅有五息時間。

現在的她只有兩個選擇,要麼繼續僵持下去,要麼全力出手,奮力一搏。

繼續僵持下去,五息過後,便將徹底失去與血蟒金蛟抗衡的實力,不出三招,必然淪為其口中血食。

若是奮力一搏,或許還有一絲機會,即便這絲機會渺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但卻切實存在。

紫雲是一個武者,武者當勇猛精進,不為兇險,迎難而上。

沒有絲毫的猶豫,紫雲瞬間做出了選擇。

目光陡然一凝,凌厲的目光如同鋒芒畢露的寶劍,瞬間落在血蟒金蛟身上。

紫雲的變化,瞬間被血蟒金蛟感知到,當即其泛著紅光的金色豎瞳也變得寒芒四溢了起來。

「畜生,接我一劍!」紫雲一聲輕喝,身形一閃,爆沖而出。

全身的氣息陡然凝聚,化作一柄無形的鋒芒利劍,融入其手中的雪亮長劍中,登時間,雪亮長劍好似經過重新鑄造淬鍊一般,耀眼奪目,鋒芒無盡。

與此同時,其全身的真元,也在此刻,如滾滾江水,盡數凝聚。

三十丈的距離不過兩息,便完全跨越,紫雲出現在血蟒金蛟的身前。

「碧水連天!」一聲輕喝,紫雲手臂一震,手中雪亮長腳劃過一刀玄奧軌跡,橫削而出。

碧水連天,是碧水劍法中的奧義劍式,也是最強的一招奧義劍式,威力強橫無比。

嘩啦啦!

儘管真元凝聚,鋒芒內斂,但劍身劃破空氣,依舊有盪起凌厲的勁氣。

勁氣四溢,空氣中濃郁的水屬靈氣在此刻,盡數被牽引而來,好似長河滾滾,碧水涌動,隱隱傳出陣陣聲響。

碧藍色的長河看似柔和,卻蘊含著驚人的寒意。

這是紫雲的最強一劍,也是搏命一劍。

面對紫雲這凌厲而驚人的一劍,血蟒金蛟那泛紅的金色豎瞳陡然綻放出刺目的寒芒。(未完待續。。)

ps:(第一更送上,可否給十三投張推薦票捏!) 「嘶吼…」

在光晶的照射下,顯得明亮的山洞通道中,血蟒金蛟巨嘴張開,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身軀擺動,沒有絲毫的閃避,額頭上的蛟角閃爍著濃郁的金色暈芒,向著紫雲手中的長劍,衝撞而出。

轟!

一聲震蕩巨響,長劍與蛟角碰撞在一起。

咔嚓!


一聲刺耳聲響,紫雲手中長劍之上出現了一道細不可見的縫隙,縫隙越來越多,好似蜘蛛網般蔓延開來,最終承受不住,長劍終於化作無數碎片,崩潰了開來。

「噗哧…」而與此同時,紫雲的臉色也陡然變得慘白了起來,檀口張開,殷紅的鮮血噴出,身軀更是直接被震飛出去。

最強一劍,搏命一劍,不但被破,在那股強大的反震力量之下,紫雲更是受到了極大的內傷,渾身經脈虯結,五臟移位,六腑更是有些微微破裂。

此時的她,連動一下手指都會渾身劇烈難忍,已然無法再出手。

所謂禍不單行,就在這個時候,紫雲身上的氣息陡然大跌,瞬間從劍靈境,跌落到半步劍靈境。

氣息的大跌,頓時一股強烈的虛弱之感從體內深處湧現出來,席捲全身,使得紫雲全身再沒有一絲的力氣,就連呼吸,似乎都變得艱難了起來,腦海更是感到陣陣暈眩,好像就此昏睡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