頃刻間,戰場擂台上,血色戰陣屏障,再度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只是這一次,相比起第一次,其內的血芒,明顯減弱了許多,可見隱龍成員,已經到了一個極限。

「愚蠢,你們以為,能夠擋住本座!」

「死吧……」

半空之中,陰沉的聲音傳來,藍色的火焰,隨之憑空而現,那恐怖的溫度,瞬間壓制全場。

彷彿連下方戰場擂台上的戰陣,都要被生生溶解一般。

而就在這時,遠處的平城方向,一股寒霧陡然襲來,所過之處,冰封千里,氣勢之強,震徹天地。

「本森,你是活膩了。」冰冷的聲音內,透著無盡的殺意,讓人為之心顫。

不知何時,葉飛早已衝出了平城防線,他此刻身形矗立在半空之中,體內的寒冰之力赫然爆發。

法王殿使者隨強,但還逃不過葉飛的感知。

「封!」寒霧之內,一聲低喝夾雜的冰凌,瞬間掩蓋全場。

這一刻,葉飛已然是全力出手,不在顧忌體內的傷勢,掌中的寒冰之力,已然爆發到了極致。

前方戰場擂台之上,那位法王殿藍焰使者,整個人連同手中的藍色火焰,都被硬生生凍成了一座冰雕。

下方隱龍成員,此刻感受到的威壓之力,隨之很快消失。

「謝謝師尊。」吳運兒眼中血芒退去,掌中凝聚的古符文,同時慢慢消散。

「多謝,教官!」戰場擂台之上,隱龍大隊成員,周身的氣血之力,同時慢慢內斂消散。

方才那本森的一擊之力,他們儘管心中毫無畏懼,但從氣勢上看來,那一擊藍焰絕不是他們憑藉人仙陣能夠阻擋的。

「你們,先退回平城。」

「西方武道界壞了規矩,那就別怪葉某無情了。」葉飛周身殺意涌動,那冰冷的聲音,隨之傳遍全場。

這句話,他並沒有任何的掩飾,同樣瞬間傳遠處的法王殿使妖風耳邊。

「不好,葉家主,此事誤會,還請聽我一言。」妖風面色微變,身形同時踏空而起。

而此時的戰場之上,葉飛掌中幽光閃過,巫體之力將其雙臂籠罩。

下一瞬,一道耀眼的金光劃過,只見一尊巨大的金色三角巨鼎,出現在了葉飛掌中,散發著難以形容的渾厚之力。

葉飛目光一凝,同時抬頭望向前方,竟是陡然發現,前方的冰層之內,那被封印的本森,居然還有反抗之力。

幽藍色的火焰,正在溶解著冰層,看眼就要將其破開。

「這股藍焰,不俗。」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之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手中的巨鼎扔出。

「咔,咔擦……」

「轟,轟隆!」爆響聲,頻頻響起,冰層被聚靈金鼎瞬間壓碎,下方的法王殿使本森,隨即暴露在了巨鼎之下。

恐怖的壓迫之力,如似要將空間崩潰一般,這一刻本森已然無處可逃。

「哼,想鎮壓本座,你憑什麼!」本森低喝一聲,既然無處可逃,他心中一橫,體內的力量隨之運轉道極致。

話音落下,此人掌中的藍色烈焰,化作一根衝天火柱,直指前方的金鼎而去,欲要將其沖碎。

「砰!轟轟。」聚靈金鼎,在雙方眾人的注視之下,毫無半點停留地,生生壓了下來。

藍色的火焰,沒有抵擋一秒。

戰場擂台,被恐怖的力量,硬生生壓得凹陷了下去,大地隨之猛然一顫。

那位法王殿藍焰使,氣息隨著消失,竟是被活生生壓死了。

「這,這是法寶……單憑重量就壓死了一位通神境強者。」妖風身形頓住,強如他一般,此刻也是不禁愣了兩秒。

遠處的西方武道界基地內,那沒有參與此戰之人,此時眼中都是不禁露出恐懼之色,下意識地向後一連退了數步。

「統,統領大人死了。」

「這還怎麼打?」

「那座大鼎要是壓過來,我們沒有任何人能夠抗住……」西方武道界基地人群內,眾人眼中的驚駭,不禁更濃了幾分。

前方不遠處,戰場之上,那個身穿淡袍,相貌冷峻青年的面孔,已然被他們深深地烙印在了心靈深處。

而此刻平城防線前,呂良等人在反應過來之後,臉上止不住地露出喜悅之色,對方統領身亡,代表著什麼眾人豈能不知。

此戰過後,至少在三個月內,西方武道界都不會再敢貿然進攻。

「華夏有葉飛在,西方武道界無人能夠越過北海。」

「葉主威武!」

「……」

平城防線前,后的武道世家後輩,此刻在反應過來之後,紛紛忍不住開口,眼中滿是崇敬之色。

而隨著前方在,隱龍大隊成員的歸來,呂良等人的臉上,同時露出這三個月以來,極少露出的歡笑神情。

……

前方戰場半空,此時的葉飛,掌中幽光一閃,將地面上的聚靈金鼎收回,他的目光掃去,眼中劃過一道精光。

「這是……」掌中靈絲涌動,一顆橢圓形的藍色寶石,此刻出現在了葉飛掌中。

此石通碧藍,中心處隱約有一團火焰浮動,略顯得有些奇異,重點是此物,竟然抗住了聚靈金鼎的壓力。

「單單是此石的硬度,足以媲美仙寶。」

葉飛低喃一聲,此刻來不及研究,順手將其收入了儲物戒指之內。

前方不遠處,法王殿妖風,此刻踏空而立,他的眼中有微光閃過,目光聚集在葉飛身上。

「葉家主,北海戰役,華夏隱門與法王殿有約在先。」

「本座想問一句,你是否能代表整個隱門?」妖風的話語,讓人聽起來,有些不知所云。

但葉飛在聽到這句話后,腦中頓時變得清明了幾分。

他之前一直在思索,北海戰役,沒有元嬰境強者的參與,這場大戰的意義何在?

而此刻看來,這場所謂的大戰,早在開始之前,華夏隱門與法王殿,似乎達成了某種協議,其中的細節葉飛不清楚。

但有一點他可以確定,北海戰役損失的,只有武道世家之人,而法王殿與華夏隱門,或許從中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葉某不能代表整個隱門,但華夏隱門也代表不了葉某。」葉飛目光微閃,望向前方之人沉聲道。

要說代表,他代表的唯有華夏武道世家。

「本座明白了,北海戰役,暫時停戰。」

「此事,華夏隱門,欠法王殿一個交代!」妖風眼中紫光涌動,同時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

只見他說完之後,便是隨即轉身離去。

戰場半空之中,葉飛望向前方之人遠處的背影,沉默了許久之後,隨即不在多想,身形同時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北海戰役,似乎告與段落,但其內的隱情,卻是才剛剛浮出水面,法王殿妖風的話語,此刻不斷地回蕩子葉飛腦中。 而這些事情,唯有等他回到華夏之後,才能夠慢慢地弄清楚。

「強行調動靈力,我傷勢,又加重了。」

此時的葉飛,已經回到了平城之內,他觀察自己身體的情況,不禁皺起了眉頭。

自從血族古堡歸來之後,葉飛幾乎沒有時間閉關恢復傷勢,他的心中始終有些不安,這份不安來自於暗島的琳。

……

北海平島,隨著這場大戰的結束,葉飛回到自己的木屋內,開始穩固體內的傷勢,想要恢復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

而將其穩住,卻花費不了多少時間,最起碼不會越發的嚴重。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夜幕降臨,這一天,平城之內,顯得熱鬧非凡,大多數人還沉靜在勝利的喜悅之中。

隨著夕陽徹底西沉,平城一處木屋大門,同時緩緩打開。

「該離開了,前往崑崙接回了琳之後,我需要回到江東,好好的閉關一段時間。」葉飛走出木屋,內心不禁暗道。

此刻,前方不遠處,夜色之中,一襲白色的身影緩步走近。

略顯昏暗的月光之下,前方佳人,閃動著雙眸,那張傾城的俏面,略顯得有幾分蒼白之感。

「聽呂老說,你準備離開了。」凌余霜停住身形,那輕盈的聲音隨之傳來。

「是的,今晚就走。」葉飛抬頭望去,低聲開口回應道。

以他的實力,儘管體內的靈力無法全力調動,但從北海平島,進入華夏境內,踏空飛行之下,不會超過一個小時。

「要是你的朋友,真的在崑崙,我能夠幫上忙。」凌余霜輕抿這嘴唇,雙眸中閃動著柔和的微光。

木屋前,葉飛沉默片刻,隨即抬頭看了前方之人一眼,最終還是微微點了點頭。

他如今傷勢沒有恢復,進入崑崙雪域之後,凌余霜或許真能幫上忙,若是能夠確定琳的位置,那便是再好不過了。

「嗯,走吧,我不想浪費時間。」葉飛淡笑一聲,同時開口道。

「謝謝……」凌余霜俏面微紅,此刻她的臉上,忍不住露出開心的笑容,聲音在夜空之中回蕩。

前方木屋前,葉飛身形帶出一道流光,二人的身影,同時消失在了夜色之下。

早在白天之時,葉飛就已經與呂良交代過,近段時間西方武道界,應該不會有什麼進攻的舉動,在此期間他們只需守護平城即可。

夜色中,二人的身影,在半空之中飛速劃過,僅僅不到半刻,他們已然離開北海平島。

前方,那是一望無際的海面,夜色中倒映著銀輝。

葉飛的速度極快,他的手臂將凌余霜身形托起,此刻踏海而行,速度隱約不輸元嬰境的瞬移之力。

「呼呼……」

海風在凌余霜耳邊呼嘯而過,她體內的力量全部收斂,任由著葉飛將其托著前行。

這段路程,她甚至希望,能夠在長一些,時間再久一些。

……

華夏境內,時至深夜。

葉飛二人,在一路前行前行之下,已然進入了華夏西北,距離崑崙山脈,已經不太遠了。

「快到了。」

「我送你一物。」葉飛身形忽然頓住,抬手之下一枚白色的玉簡,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夜色中,柔和的靈光,在玉簡周邊流動。

「這是什麼?」凌余霜微微一愣,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葉飛隨即開口道:「玉簡內,有我一絲靈識,你拿著它,進入崑崙雪域之後,幫我尋找琳的位置。」

崑崙雪域,帶走琳定是有所企圖,想要順利將其帶出,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要確定了琳的位置,事情就好辦多了,最多與那夢緣一戰,儘管葉飛傷勢未痊癒,但想要帶走一人,能夠攔下他的人不多。

「嗯,我知道了。」凌余霜聞言,微微點頭。

以她對崑崙的了解,想要尋到一個人,不需要多長的時間。

一番交代之後,葉飛隨即不在多言,二人的身影,同時消失在了半空之中,下一瞬已然進入了崑崙山脈。

四周空氣中,無形的寒意襲來,透著陣陣的陰冷。

穿過崑崙山脈,崑崙雪域就隱藏在那片冰封的雪山之中,那裡是華夏隱門之首,武道中人的聖地。

山脈中心地帶,葉飛的身影,忽然再度停下,他的目光向著前方叢林深處凝望而去。

「怎麼了?」一旁的凌余霜,臉上露出疑惑之色,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感應到一位老熟人,你先回崑崙。」一顆參天古樹之上,葉飛此刻淡笑一聲,轉頭望向身旁之人低聲道。

前方叢林深處,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氣息。

「熟人?還好吧,如果我找到你的朋友,會立刻通知你。」凌余霜稍有一愣,便是低聲開口回應道。

「多謝。」葉飛微微點頭,同時抬手抱拳。

說罷,凌余霜身形隨即帶出一道靈光,很快消失在了叢林之內,她此刻的臉上,透著堅韌之人。

無論崑崙雪域有什麼目的,至少在此刻的凌余霜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幫助葉飛,尋到那個小女孩。

……

崑崙山脈深處,一處凹形的寒谷盆地內,只見一位身穿土灰色長袍,身形微胖,長著一張圓臉的男子,正一臉苦悶地穿過寒谷。

「什麼玩意,我這才剛回華夏多久,沒享受幾天好日子,就被派了這個鬼地方。」

「崑崙雪域究竟還有多遠……」

這微胖男子,一邊抱怨的同時,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儘管他一聲元嬰境的實力不低,但不知為何,並沒有運轉靈力抵抗寒意,越是靠近崑崙雪域,空氣中的寒意就越發的恐怖。

若不是修鍊寒性功法的武修,都會感到極為的不適應,而且崑崙雪域的護山古陣,也可不是一個元嬰武修能闖過的。

「岳門主,可還記得葉某。」後方不遠處,此刻忽然傳來一道聲音,在寒谷內回蕩開來。

「嗯,可是葉兄?」

「在下靈御門門主,岳小洪,還請葉兄現身一見。」寒谷之內,岳小洪連忙轉過頭來,眼中有靈光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