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奶奶有點為難:「要不,我明天給你送一套其它牌子的過來。」

「真的不用了。」蘇晚聽到顧奶奶明天還要過來,忙擺手婉拒。

「那洗手間里那瓶洗面奶……好像是跟那套護膚品配套的呢?」

蘇晚秒懂顧奶奶的言外之意,主動去洗手間拿了剛用了幾次的洗面奶。

逆仙龍帝 顧奶奶一邊接過往包里放,一邊笑眯眯地說道:「真挺不好意思的,其實我家裡還有好幾套沒用過的護膚品。」

蘇晚扯了扯唇角,笑道:「有時候是該嘗試一下新品牌。」

「對啊對啊!」顧奶奶眉開眼笑,心情非常的不錯。

「我能看看你的香水嗎?」顧奶奶假裝不經意地走到了擺滿了香水的柜子前面,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

「當然可以。」蘇晚主動打開了柜子,道:「我開了一間香料工作室,這些都是我自己調製的。」

「啊?真的?」顧奶奶開心地拿出各種香水聞。

「嗯,都是我自己用植物提取調製的,您要是喜歡哪個味道,我可以幫您調製一瓶。」

「那我試試。」

蘇晚原本心裡還很忐忑,以為顧奶奶會跟她談些什麼,結果等了一個小時都沒等到顧奶奶提一個字。

顧奶奶心滿意足地試完了香水,選了一種香味叮囑蘇晚給自己調製。

然後就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吃著零食,拿著蘇晚的筆記本電腦戴著耳機開始看韓劇追劇。

蘇晚看了看牆上的鐘,已經快要到上午十點了,顧奶奶依舊沒有跟她說話或是起身告辭的意思。

今天蘇子同在家裡,現在還在卧室里睡覺,蘇晚是打算今天中午給弟弟做點好吃的。

顧奶奶眼角餘光瞟到從廚房出來的蘇晚,道:「我看完這集就回去了,午飯不用準備我的份。」

蘇晚看著顧奶奶專心致志追劇的樣子,心裡懷疑顧奶奶是不是……還不知道她跟顧朝夕的關係,不然怎麼會是這種態度?

可要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會來這裡?

蘇晚偷偷給顧朝夕發了條簡訊:「你奶奶好像還不知道我們的關係?」

很快他就回過來,言簡意賅:「我們是什麼關係?」

蘇晚看他一本正經的詢問,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抓她話里的漏洞,便不再理會他。

幾乎她把手機放進口袋的同時,顧奶奶的手機就響了。

顧奶奶接了電話,不知道那邊說了什麼,她一臉怨氣地說:「我怎麼就不能來了?你倒是把她藏得好,連帶著許助理也忽悠我,給我的地址根本沒寫清楚,」

說著,看了眼蘇晚,委屈地說:「還害得我摔了一跤。」

「你要過來?好吧,那你來吧,就在盛世華庭。」

掛了電話,顧奶奶扭頭對蘇晚說:「我孫子要過來接我,你不介意吧?」

蘇晚嘴角抽了抽,「……不介意。」

顧奶奶眉頭一松,卻也沒了看電視的心情,拍拍旁邊的位置:「過來陪我說會兒話。」

察覺到有目光投在自己臉上,蘇晚偏過頭,就看見顧奶奶正盯著自己上下地瞧。

蘇晚不由地挺直了背脊,擱在膝蓋上的雙手微微捏緊了,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和顧奶奶又不是第一次見面,反而以前還很熟,可連蘇晚自己都不清楚為什麼會這麼緊張。

顧奶奶審度的視線打量了蘇晚一番,問道:「你今年幾歲了?」

「二十二。」蘇晚回答。

顧奶奶挑了下眉:「在哪兒工作?」

「不久前辭職了,現在自己開了個工作室。」

顧奶奶點頭,又接著問了蘇晚家裡的情況、學歷什麼的,蘇晚沒隱瞞,都照實說了。

像顧家這樣的人家,哪怕她現在撒了謊,日後她的老底也會被掀出來的,而且蘇晚也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

顧奶奶看著蘇晚端坐在那裡的樣子,抿起了唇角。

老實本分這點,倒是比那些擅長花言巧語的女人好多了。

而且她發現這丫頭還蠻面善的,氣質落落大方,恬靜秀麗。

如果她沒猜錯,在她來之前應該正在打掃屋子吧?

懂得持家,以後也會是個賢妻良母,顧家就需要這樣的孫媳婦。

顧奶奶又看了眼略顯局促的蘇晚。

出身是差了些,不過也難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她家境不好這點倒可以理解。

顧奶奶越看越覺得滿意,這丫頭身上也沒那些所謂名門千金的八面玲瓏。

他們顧家根本不需要去討好別人,要的就是這種大方的氣質。

顧奶奶又多看了兩眼蘇晚,雖然穿衣品味一般般,但身材著實不錯,應該是個能生孩子的。

就算是不化妝,長得也比她那些麻將桌上老友的孫媳婦好看多了。

以後打扮打扮,帶出去也是倍有面子的事。

顧奶奶在心裡嘆氣,可惜啊,自家孫子偏偏找了個離過婚的女人!

雖然早就說清楚了,和宋家那個宋涼生沒結婚,可是不管怎麼說,原來都是人家宋家的孫媳婦。

哎,只能怪自己孫子的病吧!

有了那個怪病,又聽說那女人是唯一能接近孫子的人。

如果是眼前這個蘇晚該有多好!

各方面顧奶奶都很滿意,最重要的就是有耐心,肯陪她玩遊戲。

可惜啊!

我在幕后調教大佬 顧奶奶在心裡不停地嘆氣。

忽然,旁邊卧室的門打開了。

一個長相白凈好看的男生揉著睡眼從裡面走出來,顧奶奶著實嚇了一跳,看向蘇晚,道:「這是……」

「這是我的弟弟蘇子同。」蘇晚怕顧奶奶誤會了,急忙解釋道。

顧奶奶想起蘇晚剛剛說起過,她和她弟弟住一起。

皺眉瞧過去,顧奶奶上下打量起蘇子同。

蘇子同看到家裡有人,瞌睡立刻醒了,也看著這個突然出現在家裡的老太太。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顧奶奶忽然神情鬆動,驚訝道:「你……你是Vans??」

蘇子同轉頭對蘇晚道:「小晚,這個漂亮奶奶是誰啊?」

顧奶奶眉角一動,立刻眉開眼笑。

「這是……是……」蘇晚還沒想好該怎麼回答,顧奶奶忽然擠開了她,衝到了蘇子同的面前,激動地說道:「你就是Vans吧?我很喜歡你,我是你的粉絲!!」

蘇晚:……!!

蘇子同先是愣了一下,看向了蘇晚,見蘇晚對他輕輕點頭,便看向了顧奶奶,說:「謝謝你,漂亮奶奶。」

「哈哈,你這個孩子真是會說話。我真沒想到呀,居然會在這裡見到你,你給我簽個名吧!」

於是,顧奶奶高高興興的和蘇子同自拍合影,還發到了朋友圈。

兩人一見如故,聊了一會兒就聊到遊戲上去了,然後就頭挨著頭跑去打遊戲了。

蘇晚無奈地去做飯,看這樣子中午還是多做點飯菜吧。

還好家裡提前準備好了食材。

蘇晚打算先做一道糖醋排骨。

先把排骨用水焯好,把蔥姜蒜以及糖醋的調料備好,待油燒好之後,直接把蔥姜蒜爆炒。

然後把排骨扔進去煸炒,看到上面有一點點的色澤金黃的時候,添加好糖醋的調料進去,再加上水沒過排骨,小火慢燉著。

總裁的替罪新娘 另一邊,她將酸菜拿出來,洗乾淨后切成段。

燒水煮魚,將酸菜倒入魚湯之中,蓋上鍋蓋慢慢燜煮。

她一邊等著兩個硬菜做好,一邊動作麻利地開始準備素菜。

老人家肯定不能多吃油葷的,蘇晚還打算做三個素菜。

兩個清炒,一個清煮。

這樣葷素搭配均勻,老人家吃著也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濃郁的菜香飄滿了出來,充滿了溫馨的味道……



沒多久門鈴就響了,蘇晚忙著在廚房裡做菜沒聽到。

顧奶奶往門口瞧了眼,神態間流露出自豪,沖著蘇子同,道:「應該是我的孫子來了,我去開門。」

顧朝夕站在門外,手裡拿著一副黑色羊皮手套,手指修長、骨骼細緻。

他的大衣上染了一股寒氣,顧奶奶拉開門,自覺的退開了幾步:「到了?」

顧朝夕神情寡淡,抿著薄薄的嘴唇,視線落在顧奶奶身上的粉紅色家居服上。

「你進來坐會兒,我吃了飯就走了。」顧奶奶就像是主人熱情地招呼孫子,還不忘記要留下來吃飯。

顧朝夕應了一聲,已經開始脫皮鞋,很自然地從鞋櫃里拿出了一雙男士的棉拖鞋穿上。

顧奶奶不敢靠顧朝夕太近,剛剛背過身子去了。

不然就會發現,自家孫子這種有潔癖的人,怎麼會穿別人家的棉拖鞋?

顧朝夕走到沙發坐下,顧奶奶有些不滿地看他:「你還真敢來,那個女人你到底把她藏在哪兒了?」

「您不是已經找到了嗎?」顧朝夕漫不經心地回答。

「我找到?我去哪裡找她?」顧奶奶哼哼,不滿地道:「許助理還幫著你糊弄我。」

顧朝夕不回應,隨手拿開茶几抽屜,從裡面拿出一本雜誌,長腿交疊擱在膝蓋上翻閱了兩頁。

顧奶奶撇了撇嘴角:「你倒是自來熟,連人家家裡雜誌放哪兒都知道。」

顧朝夕沒說話,神情悠閑地看著雜誌。

顧奶奶扭過頭望著他:「你還沒吃午飯吧?就在這裡吃好了,我剛剛看小丫頭做起菜來像模像樣的。」

顧朝夕沒答應也沒拒絕。

顧奶奶倒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嘆息了一聲:「還是不成,你沒法接近人家。哎,我真是沒那個福氣啊!」 正在顧奶奶長吁短嘆時,蘇子同抱著手機跑出來,大呼小叫道:「漂亮奶奶,你去哪裡了,我們的塔被敵人推倒了……咦?」

看到顧朝夕來了,蘇子同馬上歡呼一聲:「姐夫,你快來幫我過這一局!」

說完,就興奮地朝著顧朝夕撲過去,就跟一隻大金毛一樣,就差狂甩尾巴了。

蘇子同把手機塞到顧朝夕的手裡,只見顧朝夕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飛快地舞動,幾下就把對方給幹掉了。

「我姐夫就是厲害!」蘇子同諂媚地說道。

顧奶奶:……!!

姐……姐夫??

姐夫是什麼鬼??

誰來告訴她,她是不是幻聽了??

蘇晚端著糖醋排骨出來,剛好看到顧朝夕來了,嚇得心怦怦直跳。

「等一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顧奶奶忍不住說道。

她看向蘇子同,「你認識他?」

蘇子同點頭:「認識啊,他是我姐夫。」

顧奶奶又看向顧朝夕,後者淡淡地從手機上抬起頭來,「我不是跟您說了,您已經找到了嗎?」

坐到了餐桌上吃飯,顧奶奶的臉色還是很複雜。

顧朝夕卻好像沒看到似的,給蘇晚夾菜,「今天的魚不錯。」

「……謝謝。」蘇晚都不敢抬頭看老人家的臉色。

她真的不是故意隱瞞的,是顧奶奶從頭到尾都沒有問過她呀!

這叫她怎麼開口?

總不能說,奶奶您好,我就是顧朝夕的妻子,就是您不喜歡的那個「二婚」的女人吧?

蘇子同敏銳地察覺到飯桌上的氣氛不對,大聲喊了一聲:「漂亮奶奶!」

「嗯?」顧奶奶被那突如其來的喊聲嚇得捂了捂胸口,又看了眼笑嘻嘻的蘇子同,「什麼事?」

「吃這個花菜,這是小晚特意給您煮的!」蘇子同不停地給奶奶夾菜,「我馬上要開粉絲見面會了,您想要來參加嗎?我可以送您幾張票。」

蘇晚對蘇子同突然這麼討好顧奶奶,有些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