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玫驚悚了:「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二傻子嗎?」乖的實在不像話。

系統沉默著,就在風玫以為它不會再開口時,腦海中的聲音突然提高了幾個度——

【你認識的那個二傻子被你殺死了!】

風玫一愣,在她還沒理解它這句話的時候,又聽到系統滿是委屈的聲音。

【現在的二傻子聽話又乖巧,你說它是二傻子它就是二傻子,你說東它不往西,你不讓它說話它絕不敢多說一個字……】懶人聽書

聽著腦海中委屈巴巴的聲音,風玫嘴角一陣抽搐:「你現在說的可不止一個字。」

系統:【……】這是重點嗎?!不會抓重點就不要說話!!

憋住,不氣,不氣,不能氣……憋不住!

【宿主你再隨意屏蔽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等你無聊了憋死你!遇到外來者我再也不提醒你了……總之,就是你再隨意屏蔽我,我就要和你絕交!絕交!】

風玫眸中醞出一絲笑意,果然沒事逗逗二傻子就會心情變好。

「行啦,快把我的二傻子還回來吧。我答應你,以後再也不長時間屏蔽你了,就算短時間需要屏蔽,也會提前跟你說好不好?」偶爾還是要順順毛,哄一哄的。

反正其實她也沒什麼事情一定要屏蔽它。

咦,宿主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系統一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被壓迫久了,就是這麼容易滿足。

【宿主你要說話算話!】

「嗯,我發誓,說話不算話就屏蔽二傻子一萬年。」

【宿主!】

「呃,習慣了,一時沒忍住。」風玫聲音里都含著笑,「我認真的,絕對絕對不隨意屏蔽你了,我保證。」

系統:【……】突然覺得宿主的保證一點都不靠譜。

「生氣了?別啊,氣壞了我可找不到系統維修點。」

本來沒覺得氣的,但是現在……系統維修點是個什麼鬼!!! 山洞內。

陳天在處理掉吉田以後,步伐艱難的奔著傀儡王的位置走了過去。

原本只有不到三米的距離,陳天用了差不多將近十多分鐘的時間才走到了傀儡王的面前。

「呼!」

陳天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直接伸手奔著傀儡王腦袋上面的符咒抓去,他知道只要自己現在拿下傀儡王的額頭上面符咒,傀儡王便會被解除封印。

陳天的右手剛剛觸碰到傀儡王腦頂上面的符咒,他感覺自己的大腦嗡鳴一聲,整個山洞也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

而且這種晃動也越來越激烈。

「什麼人?」

陳天突然在山洞裡面感覺到一股子力量的存在,皺著眉頭喊道。

「小夥子,你不用緊張!」

陳天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到底是什麼人,快點出來!」

陳天面無表情的重複了一句。

「我在這個山洞裡面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一個可以走到我面前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幻想出現在了陳天的視線當中。

幻想之中站著一位身穿黑色長袍鶴髮童顏仙風道骨的老者,老者在眉眼之中帶著一絲儒雅,看模樣應該並不是現代人,而是古代的修行之人。

陳天眯著眼睛看向了幻想的位置,然後輕聲說道:「你現在只不過就是一道殘魂而已,不要在哪裡裝神弄鬼了!」

「你小子竟然能夠看出我是到殘魂?有點意思!」

老者語氣似乎有些震驚的說道。

「你小子?」

陳天聽到老者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直接坐在了地上語氣隨意的說道:「如果按照年紀來看的話,我應該不比小多少!」

「你這個晚輩怎麼滿嘴胡言亂語,別看我現在只不過就是一道殘魂,但是想要殺你一個煉虛境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老者語氣似乎有些不滿的說道。

「你現在是什麼境界?」

陳天眯著眼睛問道。

「老夫生前乃是大乘之境,只不過在渡劫之時隕落,在臨死之際我所有的力氣留下了這道殘魂,希望能夠跟後世有緣之人見上一面!」老者緩緩說道。

「大乘之境?」

陳天淡淡一笑,然後繼續說道:「我前世的時候也是大乘之境,只不過我的運氣比你好一點,我渡劫失敗以後從修仙界重生到了地球上面,所以我說如果光看年紀的話,咱們兩個應該差不多!」

「你來至修仙境?」

老者聽到陳天這句話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震驚了。

「恩!」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哈嘍,猛鬼督察官 「沒想到地球上面竟然還有修仙境的修行之人,實在是有意思啊!」老者走到了陳天的身邊,然後繼續說道:「既然咱們兩個都是同輩中人,那我也就沒有什麼可以給你的了!」

「我也不需要你那些破爛東西!」

陳天淡淡說道。

老者聽到這話尷尬一笑,無奈說道:「你們修仙界確實要比我們地球厲害很多,我的那些東西確實有些拿不出手!」

「你能夠在地球上面修鍊到大乘之境,那說明當初地球上面的靈氣還是非常充裕的吧?」陳天輕聲問道。

「恩,我那個時候地球上面的靈氣濃郁程度絲毫不遜色於你們修仙界,只不過就是秘籍法器一類的東西跟你們修仙界可能會有些差距!」老者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個山洞是你弄出來的?」

陳天繼續問道。

「這個山洞是我祖師爺所留,當時我所在的宗門裡面有很多都是魂師,他們不走修行之路,專修靈魂之力,所以祖師爺便留下來了這個山洞方便後人修鍊!」

傲嬌亡夫太亂來 老者笑呵呵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既然能夠留下一個這樣強大的山洞,那說明你的祖師爺應該是真仙境才對啊?」

「我的祖師爺就是真仙境!」

老者點頭。

「真仙境應該不會死,你知道不知道你的祖師爺現在在哪裡?」

陳天瞬間來了興趣,笑呵呵的沖著老者問道。

「我的祖師爺當初在突破到真仙境以後便離開了地球雲遊四方去了,現在他具體在哪裡我也不知道!」老者看著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

「一問三不知!」

陳天無奈回了一句。

「但是我知道一件關於修仙境的事情,你有沒有興趣聽聽?」

老者笑呵呵的說道。

「修仙境的事情,什麼事情?」

陳天表情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曾經聽我師傅說過,其實地球跟修仙境之間本身是有一條通道的,而打開這條通道的鑰匙是四個神器,當初很多人都在尋找著四個神器,目的就是想要去往修仙界當中!」老者緩緩說道。

「你說的可是真的?」

陳天表情激動的沖著老者問道。

「哈哈,老夫現在都是一個死人了,我還有必要騙你嗎?」老者大笑了一聲。

「當初咱們地球上面的這些武者為了搶奪這四把神器,也算是互相殘殺了很多年,但是一直都沒有人能夠湊齊他們,後來隨著修行的逐漸落寞,人們也就忘記了這四把神器,如果你想要回到你的故鄉,你可以試著找一找這四把神器!」

老者看著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按照你現在的境界來說,地球上面應該已經很少有人是你的對手了,你想要湊齊這四把神器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你說的四把神器是哪四把神器?」

陳天表情激動的沖著老者問道。

「聚靈碗,軒轅尺,混元劍,末劫刀!」

老者緩緩說出了這四個神器的名字。

「那你知道不知道應該怎麼樣才能夠找到這四把神器?」

陳天看著老者繼續問道。

老者看著陳天輕輕搖頭,然後輕聲說道:「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四把神器,所以自然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找到這些東西!」

「你……」

陳天張嘴剛要說話,突然發現自己眼前的幻想開始變的模糊了起來。

「我的時間要到了,能告訴你的事情我也都告訴你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吧!」

老者說完這句話以後,直接化成了一抹灰煙,消散於天地之間。

「靠,你這是什麼殘魂啊?時間也太短了吧?」

陳天看見老者真的消失了以後,表情十分無語的喊了一聲。

雖然老者也沒有跟陳天說出什麼太有用的消息,但是如果找到四神器就可以回到修仙界當中,這件事對於陳天來說還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此時陳天覺得自己這次過來尋找傀儡王也不算是白來,知道了一個非常關鍵的消息,而且還能夠得到傀儡王這麼厲害的寶貝,也算是圓滿了。

陳天簡單的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氣息,然後直接邁著步子走到了傀儡王的面前,伸手輕輕掀開了傀儡王額頭上面的符咒。

傀儡王緩緩睜開眼睛,上下打量陳天片刻,然後用自己那低沉的聲音喊道:「主人,您好!」

「呵呵,你竟然還會說話?」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傀儡王忍不住笑了笑。

陳天前世的時候見過很多傀儡,但是卻從來沒有見過可以說話的傀儡。

「我不僅可以說話,我還可以擁有自己的意識!」傀儡王輕聲回答道。

「那如果你背叛我怎麼辦?」

陳天愣了一下問道。

「主人,現在你只要將您的血液滴在我的身體上面,我便會跟您簽訂契約,無論什麼時候,我都不會背叛您!」傀儡王低聲說道。

「滴血?」

陳天聽到這話無奈搖了搖頭,心中暗暗感嘆還真是一個古老的簽訂契約的方式。

雖然心裏面非常不屑,但是陳天還是輕輕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後將自己的血液滴在了傀儡的身上。

血液緩緩的流進了傀儡王的身體裡面。

「主人,您現在能聽到我說的話嗎?」

陳天的識海裡面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陳天聽到這個聲音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低聲說道:「你竟然還能跟我這樣溝通?」

「主人,咱們兩個現在已經心意相通了,您不用說話我便知道您要做什麼!」傀儡王緩緩回答道。

「哦哦!」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你還是不要在我的識海裡面說話了,直接跟我對話就行!」

「好的主人!」

傀儡王連忙說道。

冥夫在上我在下 「你有名字嗎?」

陳天一邊說話一邊邁著步子奔著山洞外面走去。

「我沒有名字!」

傀儡王輕聲回了一句,然後扭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那些金銀財寶,繼續說道:「主人,那些東西您不打算帶走嗎?」

「我不缺錢!」

陳天淡淡說道。

「沒想到你還挺有錢的!」

陳天聽到這話瞬間無語了,因為在他的印象當中,傀儡一般都是那種冷血無情的殺手才對啊!

但是此他感覺自己身邊的這個傀儡王就好像是個逗比一樣,腦迴路十分驚人。

「既然你沒有名字,那你以後就叫大壯吧!」

陳天輕聲說道。

「雖然這個名字不太好聽,但是我也只能接受!」傀儡王似乎是有些不太樂意的答應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