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玫鬆開他,背靠床頭,待他走出去后,自己又將另一條腿的褲腿捲起來,一樣的傷口。

看著自己的一雙膝蓋,她嘴角猛抽。

她說摔了一跤,真沒說謊,是實打實地摔跤了!

她在車庫將秦陽給揍了一頓,沒想到秦陽實力挺高的,而她這身體太弱雞,吃虧太大。

不過好歹是將秦陽給壓制住了,並且……秦陽拜她為師了,而她給了秦陽一些好東西。

當然,秦陽自然沒有發現自己的新師傅是她。

東西給了秦陽后,她就立即回到了包間,然後剛從窗戶進來,就直接雙膝跪地……那畫面,簡直不想回想!

她自認自己還算強大,可是遇上這個一個弱雞的身體,她也很無奈。

只能慶幸不是在秦陽面前就發病!

幸而衛夙的包包里一直都有人檢查裝著葯,所以她及時吃了倒也沒什麼大問題,然後就是衛衍打電話來了……

衛衍提著醫藥箱進來,看到風玫另一隻腿上的傷,嘴唇動了動,終究是什麼都沒說。

他坐在窗邊,拿出碘酒與棉簽:「有點疼,你忍著點。」

風玫眨了眨眼:「嗯。」說實話,腿上這點疼於她甚至於衛夙來說都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的,要知道衛夙的心臟可是無時無刻不處於疼痛中,只是發病的時候是疼到無法忍受。

現在膝蓋上的這兩塊,於她來說,更多是的鬱悶——傷勢來源的鬱悶! 「哇,還是外面好,空氣那麼新鮮,陽光那麼溫暖。」一道美妙動聽的聲音傳來,正是韓冰凝的。

此時,葉修他們哥三個還有韓冰凝都已經出了無日森林。

進去用的時間雖然多,但出來時,三人一獸只用了五天的時間。

而這次,他們雖然在這無日森林裡呆的時間不長,但也深深感受到了無日森林的可怕。

但是,武道之路就是這樣,要想變強必須經歷種種磨難,每一個武道強者都曾在死亡邊緣徘回很多次,不可計數。

「韓姑娘,到了這裡,咱們就要分開了,韓姑娘一路小心,咱們後會有期。」出了無日森林后,葉修對韓冰凝說道。

「嗯,我會小心的,憑我的實力不是一般人能解決的哦。」韓冰凝說完后,又看向了素非墨和小林他倆。

見狀,素非墨和小林也向韓冰凝道了別。

「葉公子,小林公子,還有素小弟弟,你們也一路小心,咱們後會有期。」說完,韓冰凝先是轉身離開了。

而二人一獸看韓冰凝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二人視線后,也轉身離開了。

「小墨,那個紫韻真人你聽說過?」轉過身後,葉修滿臉疑惑的看向素非墨問道。

聽到他的問題,素非墨解釋道:「嗯,這個紫韻真人確實很低調,大哥沒聽說過她正常。她是古凰宗的高級魂念師,武道實力也不一般,是祖元境初期的實力,但她這一生也不會有機會進階了。」

「不會有機會進階?」

葉修聽到後面一句話,感覺很是詫異,不能進階,除了天賦問題,那一定是身體受過重創,而古凰宗的真人,怎麼會天賦不行,那只有身體受過重創這個原因了。

「嗯,她當初就是在無日森林受的重創,那是十五年前,那時的她出來遊歷,來無日森林只是想采一些靈植,救治一個無名村莊中的人。可是來到無日森林后,卻遇到了一個強大的魂獸,受了重創,所以此生只能修鍊到祖元境初期,無望進階。並且修鍊到這等境界也是超出常人預料的。」

「原來如此,這紫韻真人真是個值得人佩服的女子。」葉修聽后感嘆到。

在地球上,偉大的領袖一直都說女人是能撐起半邊天,看來這到了哪裡都是一樣的,女人的力量還真是不能小看。

過了一會兒,只聽葉修說道:「咱們接下來要去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修鍊,小墨你也到了瓶頸期了,是關鍵時刻不能馬虎。」

「嗯,咱們可以去城中一個修鍊場所,只要有足夠的封幣,就可以租一個單獨的房間,咱們可以在那裡修鍊,也不怕被打擾,我這裡現在還有封幣,足夠了。」素非墨先是沉默一會兒,然後看向葉修答到。

「好,我這裡也還有一些封幣,咱們就去雲天皇朝的紫星城吧,那裡是帝都,會有合適的修鍊場所。」

素非墨和小林對此沒有異議,二人一獸便向那裡趕去。

半個月後,二人一獸已經到了雲天皇朝的範圍,這半個月來,二人除了趕路,還遇到了一些事情,不過都是關於別人的。

比如他們發現一個村子發生旱災,卻沒有人管,葉修的性格自然是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出手幫了那個村中的人們。

路上他們還遇到一個美貌少女被山匪搶去,好在葉修等人及時出現,救了那少女,這才讓那少女幸免於難。

後來他們才知道,這美貌少女已經有了夫家,只是尚未成親,被自己這幫人救了出來后,第二天二人就成了親,就連小林還做了他們二人的證婚人。

三天後,二人一獸已經到達了紫星城,二人看到了一個提供修鍊場所的地方,便進去詢問了。

「兩位公子,請問有什麼需要老朽做的,儘管吩咐。」二人剛進入裡面,一個看起來六七十歲的老者就起身對二人說道。

「前輩,請問租一個單獨的修鍊場所要多少封幣?」葉修開口問道。

「這個是分等階的,下等的要十五顆封幣,中等的要三十顆封幣,上等的要五十五顆封幣,時間都為一天。」老者耐心的為他們講道。

葉修一聽,這租金也不能算貴,自己現在租一個中等的修鍊場所是可以的。

於是開口說道:「我要一間中等的修鍊場所。」

「前輩,給我一間上等的修鍊場所,不要那間中等的。」那老者剛要開口回答葉修的話,就聽見素非墨說道。

這小子不給葉修說話機會,直接拿出封幣,遞給了老者。

葉修本打算讓他先留著一些錢的,省的到時候不夠花,結果這小子還真是捨得花錢。

隨後老者給了二人一個號碼牌,寫的是修鍊場所是哪號房間。

「大哥,你先修鍊,我和小林為你護法,並且現在你也到了靈元境中期,該突破後期了,今天看看能否突破。」進入修鍊場所后,素非墨先說道。

「放心吧小墨,這裡很安全的,你和小林與我一起修鍊就行了,你們都到了關鍵時刻,不能浪費時間。」葉修說道。

聽他這麼說,素非墨和小林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怎麼做了。

一天時間很就過去了,而此時葉修的實力又增強了不少,素非墨雖然還是魂元境的實力,但也進步了不少。

出了修鍊場所,二人一獸來到大街上,已經過去一天了,二人一獸也沒吃東西。

雖說像他們這樣的一周不吃飯現在也沒什麼事,但終究還是喜歡美食的,尤其小林,可是個吃貨,還是個正了八經且挑剔的吃貨。

此時天已經黑了下來,二人一獸找了一家客棧,正好吃完東西就可以休息了。

二人一獸要了些簡單的小菜,雖說簡單,但仍是可口,葉修他們可不認為大魚大肉就是好的。

吃過晚飯,二人一獸各自去休息了,葉修並沒有躺下就睡,而是先盤坐在床上,領悟功法精髓,這也是很有意義的事兒,與武力相比一樣的重要。

等修鍊了一會兒后,葉修這才收拾妥當,隨後床上睡去了。

一覺醒來,已是天明。

葉修起床洗漱完畢后,穿好衣服,隨後下樓準備吃些早餐繼續趕路。

來到樓下,葉修向窗邊望去,見素非墨和小林已經在那裡等自己了,食物也準備好了,還是大家平日喜歡吃的早飯。

「老大啊,你終於來了,咱們快吃東西吧。」葉修剛坐下,獨角蜥蜴小林的控訴聲就響了起來。

「嗯,接下來咱們去……」葉修的話剛說一半,就聽見外面有吵鬧的聲音,好像是有人在罵人,隨後向窗外望去,發現那裡此時圍滿了一圈人。

緊接著葉修就看到很多正在吃飯的人都向外面看去,隨後聽見她旁邊一個正在收拾桌子的店小二說道:「唉,這邵東南又在欺負人了,真是可氣……」

葉修聽完,心下想到,外面竟然有人欺負人。

雖說這種事情很常見,但葉修既然遇到了就一定會管的,想罷,他便向那剛收拾完桌子準備離開的小二問道:「小哥,請問外面是怎麼一回事?」

「唉,還不是我們這塊區域的惡霸一個,仗著自己是城主管家的小舅子,就欺負我們這群小人物。」那小二哥無奈的回答道,一臉愁苦,還帶有懼怕,看樣子也是被欺負過的。

「那城主府的人都不知道管一管那惡霸嗎?」葉修眉頭微皺的問道。

「管?那城主和城主管家都是大忙人,哪會管我們這些小人物的是非。何況那惡霸還是城主管家的小舅子。」那小二再次無奈憤苦的說道。

小二說完,葉修向其道了聲謝便讓小二去忙了。

葉修此時不得不感嘆,一個城主管家的小舅子都這副德行,那還了得,難道身為一城之主的管家,都不知道管管嗎?

他可永遠不會相信城主忙,城主管家忙,管不了這些小事的爛借口。

想罷,葉修起身打算出去會一會這惡霸。

「等一下大哥,咱們一起去。」素非墨說道。

來到外面,二人一獸向那圍滿了一圈人的地方走去,穿過人群,

二人此時已經見到了具體情況。

一個二十六七歲的長相猥瑣的青年,此時雙眼正充滿淫意的看著地上的一位少女,大概十四五歲的年紀,這少女長的雖談不上傾國傾城,但卻長的很可人兒,讓人憐愛。

此時這少女此時正抱著躺在地上的一個受了重傷的老者哭,雖說少女在哭泣,但那雙眸子里卻透著倔強,堅韌。

「小美人兒,只要你從了我,我肯定放過你爺爺,還會找城中最好的醫生給你爺爺治傷。怎麼樣?考慮好了嗎?」那惡霸說完最後一句話時,語氣中明顯透著不耐煩。

「靈兒,不要,不要…答應他,爺…爺就算死…也不會…讓你受罪嫁給他。」聞言,原本要暈厥過去的老者強撐著斷斷續續的說道。

「爺爺,靈兒不會讓爺爺死的。」說罷,那少女好似下了什麼重要的決心一樣,用手擦掉眼淚,隨後神色堅毅的說道:「邵煙南,我答……」 不等那少女說完話,葉修出現打斷了她,開口說道:「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今日竟然也能遇到一條仗勢欺人的狗,」

葉修說完,又做出思考狀,隨後又說道:「不對,剛剛說錯了,狗是個很厲害的動物,說你是狗簡直都是在侮辱狗,狗聽見都會恨我啊!」說罷,葉修雙眸怒瞪那惡霸。同時,素非墨和小林來到那少女和老者的身邊,認真的察看老人傷勢。

「哼?哪來的小娃娃,模樣還挺俊俏,哈哈,小爺我收來做男寵也是不錯的啊。」

邵煙南起初對於葉修他們突然出現很不滿,隨後看葉修和素非墨長相俊俏,竟然滿臉淫笑,想要收二人做男寵,虧他想的出這噁心人的事,而且他此時的樣子要多噁心有多噁心。

「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葉修一改往日那如同陽光般溫暖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揚,邪魅一笑,是人都看出來他這是要動真格的了。

那惡霸邵煙南見此情形,也叫身邊的小弟們做好準備,隨後只聽他喊到:「兄弟們,給我上,讓這二人知道南爺我的厲害。」

他剛說完,手下的人便拿出武器沖了過來。

雖說對方人多勢眾,但葉修並不懼怕,自己就算不用武器,也可以輕易解決他們。

葉修眼見對方都沖了過來,也不躲閃,竟進入對方的圈子中,先是一個精壯大漢沖了過來,虎背熊腰,一雙拳頭就如鐵鎚一般,向葉修砸了過來。

見狀,葉修不急不慌,沉著冷靜,單掌就接住了對方的拳頭,隨後只聽「啊」的一聲大叫,只見葉修緊緊握住大漢手腕,再一松,將對方推倒出去。

隨後其他人見那大漢倒地,也都一擁而上,葉修先是一記直拳,將斜前方的一個人打倒,隨後右勾拳打倒另一個對手,同時左腿踢向前方漢子的腹部之上,那漢子吃痛,慘叫一聲。

葉修不顧他們的慘叫,一個轉身,一記重拳打向身後的傢伙的胸口上……

只聽慘叫聲不斷響起,僅僅一會兒時間,那些人便都已倒地不起,同時捂著各自的傷痛地方,哀嚎著。那邵東南竟也嚇的獃滯在原地。

再看素非墨和小林這邊,老者此時面色漸漸紅潤,素非墨已經為他處理好了傷勢,並給他服用了療傷丹。

這療傷丹,普通之人也可放心服用,不用擔心裏面蘊含靈力造成經脈承受不住而受損的情況。

「還不快滾?」葉修對著已經嚇到了的邵煙南吼道。

而那還呆愣原地的邵煙南聽到葉修的話,驚了一下,說道:「這就滾,這就滾!」

隨後他就慌慌張張的帶著手下離開,那樣子好不狼狽,竟是引得周圍圍觀之人的大笑,而且那些圍觀之人此時也為二人一獸的所作所為叫好不止。

「多謝三位公子相救,小老兒再次拜謝。」說罷,那老者竟然要跪下拜謝葉修等人。

「老人家客氣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我們武者應做的事情,快起來莫要折煞了晚輩。」葉修見狀先是阻止了老人跪下,雙手扶住了他。

「是,老人家只需好好養傷便可。」素非墨見狀亦是開口說道。

隨後那少女扶著老者,看向葉修他們說道:「三位公子,今日的大恩大德小女子無以為報,請受小女子一拜,三位公子無論如何也要接受。」

說罷,那少女向二人一獸一拜,隨後直起身子,便打算離去。

「請等一下,二位是要去城外嗎?」葉修看著往紫星城外方向走去的老者和少女說道。

老者點頭示意正是這樣,葉修也要出城,就決定和他們一起出去,還可以照應一下爺孫倆,而老者和那少女自然也是欣喜的很與二人一獸一同出城。

隨後葉修他們帶著二人一起趕路,路上大家聊了幾句,也知道這爺孫倆是住在城外的村莊中的。

就在四人聊的很開心時,出現兩個人將他們攔住,而溫凌逸看向遠處,那惡霸邵煙南正滿臉邪笑的看著他們,身邊還跟著被葉修打傷的小嘍啰。

葉修看著他,又看著眼前攔住他們的人,知道是那惡霸找了幫手,還是兩個厲害的幫手,對方明顯是靈元境後期的實力,另一個則是靈元境後期巔峰,隨便一個境界都超過他和素非墨還有小林了。

看來今天要想離開很難了,但葉修無論如何也要帶他們離開。

「看來幾位是不打算讓我們離開了是嗎?」葉修開口問道,雖說心中感覺麻煩的很,但神色還是如往常那般平靜。

「沒錯,要麼乖乖和我們回去,要麼就被我們打倒,捆回去。」那靈元境後期的男子說道,說道最後三個字時,語氣還故意加重了。

但葉修和素非墨豈會是那認命之人,哪怕強敵在眼前,他們也會儘力一戰,戰鬥到最後,不投降。

二人一獸將那老者和楚兒護到了身後,準備上前戰鬥。

果然,一出招葉修便知對手強大,而素非墨和小林的對手更是如此,靈元境後期巔峰的實力,可不容他們小覷。

只見刀光劍影之間,葉修和其對手已經對拼數十招,劍影晃人,刀光閃閃,周圍亦因為二人的戰鬥塵土飛揚,碎石砂礫漫天飛舞。

葉修將所有靈力注入朱羽靈魔劍之中,只見劍身被冰藍色的靈力包圍,葉修此時用冰系靈力,已做好凝聚全力,給對手狠狠一擊的準備。

而他對手也是如此,凝聚全力於亮如閃電的刀身之上,但見刀身被赤紅色靈力包裹,如同刀身被熊熊火焰包圍,這氣勢比葉修強了一倍不止,他也深知對手主修的火系功法很是厲害。

刀劍相碰,冰與火的對拼,冰由水凝成,水火不容,亦是冰火不容,只見冰系靈力逐漸被火系靈力消融,葉修亦是快要支撐不住。

幾息之後,冰系靈力已完全消融,葉修此時半跪於地,右手拄劍,支撐著身體,滴滴汗水從面頰流下。

滴落在地上,或是順著下顎流淌到衣服上,而他的衣服也被汗水打濕。

再看其對手雖消耗大量靈力,卻也強過他。

葉修用餘光看向素非墨和小林,只見他們此時亦是快要支撐不住,素非墨一張俊臉亦是煞白,雙眼通紅,葉修看出他的無力,卻也看出他仍是手中緊握很少動用的長槍。

長槍被白茫茫的靈力包裹,槍槍都有滅世傲天之勢,只是其對手境界實力在那,素非墨終是不敵,最後也是半跪於地,用那桿長槍支撐著。

而這時,小林也因為為素非墨擋住了對手的攻擊受了重傷,被擊出一米多遠。

此時葉修等人的對手見二人一獸已經虛弱不堪,各自提起武器,準備解決他們。

眼看那兩個武者要到二人一獸的近前,只見靈兒跑了過來,「不要打了,我跟你們走,但請你們放過我爺爺和三位公子。」正準備再次出招的幾人聽到靈兒凄涼的說道,都停了下來。

葉修他們自然不會同意的,所以葉修趁對方走神之際,猛吞一口回元丹,重新提力凝聚靈力於朱雨靈魔劍上。

只聽他大喝一聲:「傲世凌天!」,一記強招攻向對手,素非墨和小林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