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琛宗道:「算是得手了,但是要回去查看,暫時還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到手了。」

古奇點點頭,說道:「你們先回去吧,留在這裡太危險了。」

雷星峰原本急著離開,可是見到師傅和祖師一起過來,他就不想走了,很想看看真君是如何戰鬥的,他已經感覺到,師傅和祖師,似乎想要狩獵星獸。

古奇看到雷星峰眼珠亂轉,就知道小傢伙想要幹什麼,笑道:「想都別想,真君級別的戰鬥,你如果想要看熱鬧的話,基本上就一次機會,嗯,看到了也就完蛋了,還是老老實實的給我回去吧。」

午陽祖師爺忍不住也笑了,他說道:「你師傅是為你好,真君的戰鬥,就算你看到了,也沒有什麼,可一旦被波及,你幾乎都沒有招架的可能,絕對死定了,那還不如不看,回去吧。」

雷星峰這才知道,他就連看的資格都沒有。


風琛宗也不想留下,他得到了天晶,只想回去找出來,以他收取的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想要清理出來,並且找到天晶,沒有幾十天,想也別想,那還是要找很多人一起清理,他可是將方圓十來米的東西都收入輪藏空間,也就是他能夠這樣收取,九環真身的輪藏空間有足夠的空間。

如果換做雷星峰來做,估計就沒法子,他的輪藏空間已經裝了大量的物資,其中最少有三分之一是食物和水。

古奇直接打開秘門,說道:「好了,快回去吧!」

雷星峰不再試圖留下,第一個踏入秘門,眾人魚貫而入。

等到最後一個人離開,古奇這才笑道:「師傅,我們過去看看,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星獸了,這玩意實在難找,沒想到阿宗搞來的外世界坐標,竟然藏著一個星獸,哈哈,估計得知消息的真君,都會趕過來。」

午陽道:「別急著去,這隻星獸,我看著不好惹,先等等別的真君出手吧,我們沒有必要搶先出手。」

古奇點頭道:「也好,先看看這隻星獸的實力也好。」

猜想未來 ,真君出來的越來越多,其中很多人都認識,尤其是午陽,認識的人更多,要是雷星峰他們在,估計要被嚇住了,很多真君看到午陽,都恭恭敬敬叫聲前輩,這才是真正厲害的大鱷。

已經有真君忍耐不住,邀請了幾個熟悉的朋友,開始試探這隻星獸的實力。

其中一個真君,手中挽著一個巨大的鎚子,猛地拋出了出去,他暴喝一聲道:「給我開!」

那巨大的鎚子,陡然龐大起來,足有一二十米高,翻滾著沖向石蛋漩渦,彷彿雨打芭蕉,噼啪聲亂響,瞬間,飛速旋轉的石蛋,被阻隔了一部分,頓時就露出一絲空隙,讓外面的人,可以隱約看到中心位置的景象。

只是一眼,午陽就說道:「原來是一個石星獸,難怪此地有那麼多的石蛋,有意思,這隻石星獸……應該是一頭幼獸,這裡應該是石星獸的一個巢穴。」

古奇問道:「師傅,值不值得出手?」

午陽猶豫了一下,說道:「只要是星獸都值得出手,不過……我心裡有點疑惑,這只是一頭年幼的石星獸,它應該還有父母在,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很難打了,成年石星獸的防禦太變態,一般真君很難殺死它們。」

古奇笑道:「不是還有你老人家在嘛。」

午陽道:「我對石星獸,興趣不大,如果是別的星獸,也許我還有點興趣。」

古奇笑道:「知道你老人家殺過星獸,可是我還沒有殺過,這次我要嘗試一下了。」

午陽道:「星獸可不好殺,不過,這隻幼年的星獸,以你實力,就算殺不了,也能夠躲開,嗯,我幫你守護吧,當然,你得到的資源,也要分給我一點。」

古奇毫不猶豫道:「沒問題。」有師傅看護,他就不會有生命危險,他當然樂意了。

幾個真君開始發起攻擊,古奇雖說要去,可是依舊還是沒有動作,他的心思很明確,就是讓別的真君去試探,如果石星獸的實力很一般,那麼他很有可能就不動手了,只要有人殺死石星獸,憑著他的實力,絕對可以分上一份,至於午陽更是可以得到一份,他的地位和實力放在那裡,沒人敢不重視。

轟!轟!轟!

幾個真君首先就是要清理飛旋的石蛋,這玩意一旦加速到了極致,就算真君也要躲避,好在石星獸不是成年的石星獸,其力量想要將石蛋加速到極致,沒有幾天時間是不可能的,這就給了眾多真君機會。

…………

第二更,求票。 修鍊者的血肉,可是石星獸大補之物,被石蛋絞碎的修鍊者血肉,就這樣被石星獸吸收,所以當真君開始攻擊的時候,石星獸並不怕,相反它還異常興奮,發出一聲震天嘶吼,沖著幾個真君就撲過去,帶著漫天飛舞的石蛋,一起撞擊過去。

午陽笑道:「其實石星獸並沒有太多的攻擊手段,只要將石蛋壓制住,不讓它飛舞起來,石星獸就沒法子了,呵呵。」

古奇道:「我知道,可是不讓石蛋飛起來,可就很難了,如果是成年石星獸的話,根本就擋不住。」

午陽點點頭,他似乎對石星獸很了解,說道:「現在這樣的攻擊,對於真君而言,太弱了。」

又有幾個真君衝上去,已經有七八個真君在發起攻擊了。

午陽道:「嗯,那麼多真君上去,這隻石星獸抵擋不住的,看!受傷了!」

那隻幼年的石星獸在七八真君的同時攻擊下,被破開防禦,打得血肉模糊,頓時將那隻石星獸激得暴怒不已,發出震天的嘶吼,隨著吼叫聲,地面上的石蛋再次跳起,被一股無名的力量驅動,瘋狂的開始轉動。

咻!咻……


石蛋的破空聲響成一片,幾個真君立即向後退卻,同時發起鎮壓,這次不是針對石星獸,而是針對飛舞的石蛋,幾個真君聯手鎮壓下,那些剛剛飛舞起來的石蛋,頓時被壓制下去,僅僅剩下少量的石蛋還在空中盤旋,但是對真君已經失去了威脅。

那隻石星獸在失去了石蛋的保護下,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長達三十多米軀幹,一條二十多米長的巨大尾巴,全身的皮膚都是石質的,外形古怪之極,不過它依舊有四條粗短的腿,長長的猶如鱷魚的大嘴,兩隻水缸大的眼珠,發出青灰色的光芒,冰冷而無情的盯著細小的人。

午陽道:「最多片刻時間,這隻石星獸就完蛋了,呵呵。」

古奇點頭道:「嗯,沒有了保護,就算我出手,也可以快速斬殺……」

那八個真君,相視一笑,他們已經有十分把握幹掉這隻石星獸了。

就在這時候,午陽臉色微變,他說道:「不好,還有石星獸!」拉著古奇快速向後閃避,瞬間就退出幾千米遠。

轟,轟,轟!

無數的石蛋陡然從地上升起,非常神奇的懸在空中,瞬間,地面都整體下陷達十幾米,無以計數的石蛋就這麼詭異的懸在空中。

午陽嘆口氣,說道:「我們回去吧,再遲就來不及了,沒想到還有兩隻成年的石星獸,如果一隻成年石星獸,我還有點把握對付,兩隻……還是算了吧,快點開啟秘門!」

古奇雖然還搞不清狀況,但是對於午陽的話,他深信不疑,聞言立即開啟秘門,兩人瞬間就通過秘門離開,至於其他真君,午陽才不會提醒,如果自己都搞不清狀況,那麼死了就死了吧,少一些真君,還少一點競爭。

兩人剛剛離開,那懸在空中的石蛋,彷彿子彈一般射了出去,那是四面八方的飛射,其威力根本就不是幼年石星獸可以相提並論的。

就算真君想要抵擋也很吃力,最關鍵的是,你能夠抵擋幾百幾千顆石蛋的射殺,但是你能阻擋幾萬幾十萬石蛋,連綿不絕的射擊?

每一個真君都在逃竄,好在真君和九環真人不同,他們的實力畢竟不同,受傷有可能,但是想要殺死他們,可就難了,加上他們有秘門,實在不行,還可以逃回去,只是強行開啟秘門,對於他們的損失還是很大的。

……

午陽和古奇師徒從秘門中出來,一眼就看到雷星峰,辛兆侖,風琛宗三人,他們從秘門中出來,就沒有敢離開,讓其他九人離開,三人就眼巴巴的等著。

雷星峰最小,一般而言,最小的弟子,師傅都比較寵愛,所以雷星峰見到師傅和祖師爺出來,立即就問道:「殺了星獸?不對……時間太短了,難得出現什麼變故?」

一見鐘情,不悔情深 :「沒錯,是有變故,我們是被嚇回來的,跑的快,哈哈。」

古奇解釋道:「玩大了,這個地方,以後再也不能去了,三隻石星獸,兩隻成年的,一隻幼年的,你們看到的是幼年石星獸,好傢夥,兩隻成年石星獸剛出來,那玩意可就恐怖了,誰再留在那裡,誰就是蠢貨了。」

雷星峰也傻眼了,三隻石星獸!雖然他對石星獸不了解,但僅僅是幼年石星獸,就秒殺了無數的九環真人,成年的石星獸,還是躲遠點比較好,他暗道可惜,那地方可是出天晶的地方,這下就徹底廢掉了。

辛兆侖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他獲得天晶的可能,已經無限接近於零,最起碼已經不可能從大石場得到天晶了。

風琛宗一直心神不寧,他早就想要離開了,輪藏空間中應該有一個天晶,他需要找人來挑揀,那麼多亂七八糟的石頭中,要找到天晶,是需要花費很大精力的,就像是從一大盆沙子中,找到一顆金砂,這個可是有相當大的難度,好在他確定有,就可以耐著性子找。

雷星峰道:「以後去不了?」

午陽拍了雷星峰的腦袋一巴掌,笑道:「去找死啊,外世界那麼多,大石場有什麼好玩的。」

雷星峰說道:「哎,可惜了。」

午陽笑道:「沒什麼可惜的,這樣也好,免得天晶找到太多,而引起混亂和廝殺。」

辛兆侖道:「哪有可能有太多啊,大師兄找了十七年,到了這次才找到一個天晶,我連天晶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午陽頓時樂了,他說道:「咦,阿宗的運氣不錯啊,玩了十七年什麼也沒有得到,這次……一下就得到了?」

風琛宗說道:「還不是有阿峰一起,要不是他一起去,也許就得不到了,阿峰的運氣好嘛。」

雷星峰心道:「這也要拉上我?大師兄可真是狡猾。」不過他也沒有反駁,因為根本就無從說起。

古奇道:「有意思,阿宗,給我看看,天晶是什麼樣子的。」就算他是真君,也沒有見過天晶。


風琛宗頓時苦了臉,他說道:「師傅啊,拿不出來……」

古奇道:「怎麼?還怕師傅搶你的天晶啊?」


風琛宗嚇一跳,說道:「不是的,師傅,是這樣的……」他將前後情況訴說了一遍,這才道:「所以我搶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堆在輪藏空間中,一時半會兒,是拿不出來的,等我找到后,就來師傅這裡,給師傅看。」

午陽贊道:「很聰明很明智的搶劫方法!不錯,不愧是你師傅的大徒弟。」

聽得雷星峰滿頭黑線,哪有這樣誇獎人的?

就連古奇也是讚不絕口,認為風琛宗做的非常聰明,這種時候,就是要毫不猶豫,果斷的搶,不然這輩子都會後悔。

說到最後,雷星峰悟出一個道理,在這個世界,不擇手段的強大,是不受指責的,這也提醒了他,已經找到的天晶聖晶,最好別露出絲毫痕迹,原本他還打算拿出一個天晶給辛兆侖,現在他已經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你給了辛兆侖,其他師兄師姐來要,怎麼應付?如果不給,就算不成仇,也得不到好。

這世界的修鍊者,沒有一個不想變得更強,這也難怪風琛宗可以連續十七年,在大石場尋找天晶,就算不是連續停留十七年,那也讓雷星峰佩服之極,自己在大石場才那麼十來天時間,就已經極度不耐煩了,想不通風琛宗會如此執著。

風琛宗興沖衝出去,他安撫了辛兆侖幾句,又和雷星峰說了幾句話,然後就亟不可待的離開,走的時候,滿臉都是笑容,顯然心情已經好到極點了。

雷星峰也和辛兆侖告辭,帶著金大亞,瘋鷹和嗜虎回到自己家。

坐在客廳里,金大亞嘆口氣說道:「什麼也沒有得到,唉,哪怕有點別的礦也好,天晶就算找到,我們也沒有份,對了,阿峰,以後有沒有機會,我們自己去一趟?」

金大亞他們三人先前是在外面,並沒有見到午陽兩人從秘門出來,也不知道大石場的變化。

瘋鷹和嗜虎也露出一絲嚮往。

雷星峰搖頭道:「去不了,大石場有了重大變化。」

金大亞道:「什麼變化?那隻星獸沒有被殺掉?」

雷星峰道:「不是殺掉的問題,而是來了兩隻成年的石星獸,我們看到的那隻星獸,是一隻幼年的石星獸,結果真君圍攻它,引來兩隻成年的石星獸,所以沒等看到結果,師傅和祖師爺就跑回來了。」他沒好意思說兩人是逃回來的。

金大亞頓時呆住了,他和瘋鷹嗜虎不同,他是沒辦法才投入到雷星峰手下,他每年都需要印環延命,如果能夠搞到聖晶,他就有機會晉級,哪怕只有一半甚至少於一半的機會,拿到聖晶,他也毫不猶豫的選擇晉級,就算死了,他也不會後悔。

…………

第三更,求票。 但是這條路徹底沒了,金大亞當然非常失望。

別說金大亞失望了,就連瘋鷹和嗜虎也露出失望的神情,瘋鷹自嘲道:「總是忍不住想要一些得不到的,呵呵,要是有一個天晶,我也會選擇晉級,哪怕就算死了,也值了。」

嗜虎道:「死了,就浪費一個天晶了。」

瘋鷹氣道:「我是說如果!如果!聽不懂嗎?萬一老子要晉級了,那就賺大了!」

嗜虎笑道:「好吧,那是如果,那是如果……呵呵。」

雷星峰也被逗得笑了,他說道:「是啊,是如果,呵呵,其實鷹叔的想法,我能夠理解,萬一晉級……從此天地都不同了。」

瘋鷹道:「阿峰啊,放心吧,如果我晉級……就算達到真君程度,我不會離開,還會選擇做你的護衛。」

金大亞笑道:「真的假的啊?這有點誇張了吧,如果,嗯,我說是如果你晉級了,誰敢用一個真君當護衛啊……」

瘋鷹抬手就給他一拳,罵道:「大牙!你不是大牙,你是大嘴巴!」

頓時,雷星峰和嗜虎大笑,金大亞也沒有生氣,他揉揉肩膀,笑道:「我嘴巴本來就大嘛,大嘴吃八方,在我們家鄉,這是有福氣的人,才大嘴巴!」

瘋鷹也笑了,他說道:「算了,懶得和你計較。」

金大亞道:「說實話, 都市之最强修仙 ,我如果,我說如果啊,如果我能晉級的話,我也繼續當護衛。」

瘋鷹翻了一個白眼,說道:「你做夢呢吧,給你一個天晶?你以為天晶那麼好找?阿峰的大師兄找了十七年,還是出產天晶的大石場,都沒有找到,這次還是渾水摸魚,強搶了一個天晶,別胡思亂想了。」

金大亞道:「別人也就算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對阿峰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