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駛到院裏才停下來。

聞聲出來的馬氏正好看到姚力和駱鳳羽扶著紅姑從馬車裏出來,臉上頓時露出驚訝的神情。

丈夫家境貧寒,父母早在戰亂中喪生,只有妹妹一個親人。

跟他成親這麼多年了,從沒聽他提起過還有別的親人。

別說親人了,連個能走動的親戚都沒有。

那這些人是誰?

寥緒當然不會告訴妻子實情,更不會把駱鳳羽的身份告訴她,只說是侯爺家的遠親,不方便住在侯府,所以暫時來家裏住幾天。

馬氏原本就是侯爺府上的,自是知曉高門大戶家的親戚多,但不是所有親戚都非富即貴的。那些個窮親戚,自然不受待見,可也不能就此不管了不是…

馬氏自行腦補了不少隱情,又看到被扶的紅姑病得不輕,心裏頓時就起了憐憫之心,忙上前幫忙,領着人去了左邊的廂房。安頓好后,又忙急急地走了出去,吩咐家裏的僕婦去灶房燒水準備飯菜等。

這會兒紅姑終於醒了,駱鳳羽便把大概情況跟她說了。

紅姑聽了自然欣喜。

受太后影響,紅姑原本就對鎮北侯以及他手下的大將們充滿信任。

更甚至,臨出京前,太后還給了她一封親筆所寫的書信,說倘若遇到危險,可持書信向鎮北侯求救。

紅姑之所以沒在第一時間拿出來,也是想要看看這丫頭解決困難的能力。

誰知事情就有這麼巧,竟在那等荒野之地遇到了廖將軍。

那丫頭也真是好本事,竟然說動了廖將軍帶她回府。

這怎能不令她欣喜?

紅姑這下是真的安心了,跟駱鳳羽說了會話后,又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走出卧房,駱鳳羽深深地嘆了口氣。

馬氏正好端著茶水過來,駱鳳羽忙向她見禮。

馬氏側身讓開,又關切地問紅姑的病情,又說請個大夫來看看。

駱鳳羽點點頭,笑着謝過。

寥緒回府後沒多久又出去了,走前交待妻子要好好照顧駱鳳羽一行。

他當然不會全然相信駱鳳羽的話。

凡事都是要講證據的,侯爺讓他來查,他當然要查個水落石出。

還有這駱姑娘的身份,自然也要查一查的。

就像張勇說的,萬一她是北慶的姦細呢。

寥緒做事一向謹慎,素日他是不想管這些雜事,一旦管起來,也是盡職盡責的。

駱鳳羽當然也明白自己的處境。

她又不是真的很傻很天真,當然不會以為僅憑自己的三言兩語,便會說動這位戰場猛將為自己所用。

但她不怕。

不怕他去查,就怕他不查。

只要寥緒去查了,便會知道她所說的話是真是假。

更甚至,她還希望寥緒查到紅姑的身份。

這樣,他對自己的信任也會多一些…

正思忖間,一名十六七歲的清秀少女哼著小曲兒從門外進來,乍然看到駱鳳羽,不由得「呀」了聲。

馬氏忙出來給她們介紹。

其實不需要她介紹,駱鳳羽也猜到了,這便是那位文文姑娘吧。

許是自小放養的緣故,寥文文並不像她的名字那樣文靜,反而相當活潑,見面的第一句話便是,「唉呀,這是打哪來了個仙女妹妹,長得也忒好看了。」

駱鳳羽:……

一向伶牙俐齒的她難得也有接不上話的時候,只得尷尬地笑了笑。

聽了嫂子的介紹,寥文文表現得更誇張了,「嗨…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姑娘,難怪長得這麼好看。」

「你也很好看啊,寥姑娘。」駱鳳羽委實不喜跟這些小丫頭說這些很沒營養的話,應付起來實在勉強。

畢竟,她的心理年齡可不止十三歲,比眼前這姑娘都大了不少。

「哎呀,你可別叫我寥姑娘了,這姓氏是祖輩傳下來的,再不好聽也沒法改不是…」寥文文道,臉上適時地露出個「你懂的」表情,「你還是叫我文文吧。對了,我比你大,叫我文文姐姐也行。」

駱鳳羽:……

好吧,客隨主便不是?

見狀,她身旁的馬氏尷尬極了,忙把她扯到一邊,「你呀,都快要說親的人了,說話怎地還這樣口無遮攔,讓駱姑娘見笑了。」

「嫂子,這是實話嘛。」寥文文不以為意道。

看得出,這姑嫂二人的感情很好。 霍明宇一時間有些鬆動,猶豫要不要再敲門。

霍逸致這時開了口:「不管你是不是顧小姐的親生父母,你都無法替顧小姐做任何決定。」

來明陽市之前,霍逸致也讓霍家的人調查過顧妙妙的相關信息。

但顧妙妙的信息大部分都被鎖定,他們無權查看,可是關於顧妙妙家庭成員的信息,卻是流傳在圈子裏,有跡可循的。

因為馬博城那場商業酒會,有些門路的人都知道,顧妙妙的父母為了養女,污衊和排擠自己的親生女兒,反被親生女兒舉報送進監獄的事情。

如果顧妙妙對這些人還有一點親情所在,怎麼會將他們送進監獄?

這就說明,就算眼前的這對夫妻是顧妙妙的親生父母,那也是一個有着血緣關係的陌生人,或者仇人。

「對!」

霍明宇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跟在他哥的後面附和著:「我們要合作的是顧妙妙,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讓開!」

霍明宇就是一個被寵壞的小少爺,對於自己看不慣的人,也向來是不留情面。

諷刺完了顧海夫妻后,霍明宇率先走到自己的座駕,揚長而去。

霍逸致也冷著臉,和顧海他們擦肩而過。

「這位大哥……」

顧海見霍二爺也要走,不禁伸出手想要阻攔,但他的手在伸出的那一刻,卻被人反擰了一下。

剎那間,顧海覺得自己手臂里的骨頭,都碎成了兩半!

「啊啊啊——我的手臂,我的手臂……」

霍二爺聽着顧海的慘叫,臉上也沒有絲毫的愧疚,只是冷哼一聲。

「敢攔我的路,也不打聽打聽我霍啟元是誰!」

霍二爺冷哼一聲,手一松,顧海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似的,止不住的摔在了地上。

「老公!」

苗玲趕忙撲過去,臉上滿是慌張。

「快,快送我去醫院!」

顧海疼的直冒冷汗,當下也顧不得去找顧大山要錢了。

二樓,顧妙妙面無表情地看着這一切。

當苗玲開着車,消失在了她的視野以後,顧妙妙才將視線收回。

她沉思片刻,最終拿出手機,撥通了凌一墨的電話號碼。

「你告訴他們,他們的誠意我已經看到,但是我有其他的要緊事在身,如果他們能夠等一兩年,我會立即參與拍攝。」

樓下的一切,她其實都聽到了。

如果霍逸致的話,讓她對霍氏集團有了那麼一點點的好感,那麼霍明宇的話,還有霍二爺的舉止,讓她心情舒暢了一些。

她撥通了凌一墨的電話,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

「你告訴他們,我現在有一件特別重要的事情去處理,可能兩三年都不會演戲,如果他們要是不介意的話,我辦完事情之後,我會第一時間參演。」

凌一墨這些天被霍二爺等人糾纏的不清,而且對方開的價格也不低,於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就給顧妙妙打電話。

顧妙妙的反應是拒絕。

但是霍逸致表示見面談,如果見面以後顧妙妙還拒絕,他們就不會再打擾。

有了霍逸致的這句話,顧妙妙這才讓霍逸致等人來到她家談判。

凌一墨本以為霍家人就算去到,也不過是失望而歸。

可是現在……

沒想到師父竟然鬆動了!

凌一墨特別好奇,霍逸致一行人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能讓顧妙妙更改決定!

要知道,她師父這個人,做的決定,幾乎都沒有改變過!

凌一墨也撥通了霍逸致的電話號碼,等到霍逸致接通電話以後,他非常好奇的問著。

「霍先生,你做了什麼,讓我師父改變了決定?」

霍逸致的跑車,離逍遙別墅已經有了一段距離。

他將車停在路旁,平靜地臉上變得疑惑,而後又變得稍微喜悅。

「你師父改變了決定?你是說,她答應出演了?」

凌一墨聽着霍逸致興奮的聲音,連忙說着:「答應是答應了,只是我擔心你們怕是會等不急。」

他這句話,無疑就是一盆冷水澆下來。

霍逸致有恢復了平靜的心態,問著:「什麼意思?」

「就是我師父她說,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處理,問你是否等她幾年。如果你願意,她處理完手頭的事情,會第一時間參演你的電視劇。」

霍逸致沒有第一時間答應。

他先是沉默,大腦也在快速的轉動着,權衡著利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