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一說,小凡,為什麼不走了?

我頓住腳步,一臉凝重地巡視後山,心好像綁了塊石頭在飛速下沉。

我沉聲道,「後山的地形改變了,之前的那條路根本走不通,胖子,再往前走很可能會迷路!」

龍一不再說話,和我一起環顧四周。 秦慕歪頭看向沈朝。

沈朝沒有看她,而是盯著面前想要圍攻過來的一群人。

刀疤男看著大家還在猶豫,忍不住大喊一聲:「你們還愣著幹嘛?他們兩個人而已,怕什麼?等他們發作之後,更不好控制!」

這話讓大家最後的一絲猶豫也打消,眾人朝著他們走過來。

沈朝低聲對著秦慕道:「等會兒自己注意點,別受傷。」

秦慕倒是淡定:「好的,我就不出手了,他們都交給你。」

主要是,她出手,怕把這群人給全部滅口。

沈朝愣了一瞬,倒也沒有太大的反應。

圍上來的一群人抬起手已經做好攻擊沈朝的準備,而就在此刻,走廊不遠處,一道白色身影朝著他們狂奔而來。

對方逮住最近的一個人,張嘴就朝著人咬下去。

這一變故,直接讓眾人亂作一團。

此刻也顧不上攻擊沈朝和秦慕,大家都慌忙逃竄。

秦慕微微挑眉,竟然是沙漠里那個護士。

沈朝皺眉,沒有想到趙曉曉竟然也被感染了。

第一個被趙曉曉的抓住的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已經被咬了一口。

他一腳踹開趙曉曉,正好將人踹到了地上,挨著刀疤男不遠。

刀疤男面色一沉,顧不上身上的痛,趕緊要爬起來,可是趙曉曉已經朝著他撲過來,張嘴就咬在他肩膀。

刀疤男吃痛,眼底劃過一絲陰狠,手中的匕首直接刺過去。

趙曉曉掙扎了幾下,然後慢慢的鬆開人,最後倒在了地上,徹底沒有了呼吸。

慌亂的人群靜下來,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死亡這兩個字,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竟然會如此明晃晃的發生他們眼前。

好一會兒,眾人視線慢慢的看向刀疤男。

刀疤男臉色有些難看,肩膀上的疼痛提醒著自己,他即將成為一個失去意識的怪物。

尤其是此刻盯著眾人看向自己的眼神。

刀疤男明白,如果他不能將這群人解決掉,那麼下一個會死的就會是自己!

刀疤男眼底閃過一絲狠戾的光,他看向旁邊同樣被咬的男人:「你還在等著什麼?等著大家把除掉你嗎?你被咬了!」

男人緊張咽下一口唾沫,轉過頭看向未曾受傷的一群人,大家看向他的眼神都變了味。

之前還站在一起的「隊友」,現在,他們站在了對立面,成為敵人!

現在的形勢一下子就變了。

雙方都在忌憚對方的力量。

秦慕將腦袋從沈朝身後探出來,一副看熱鬧的模樣。

尤其是在看到此刻眾人身上的散發出的黑氣比之前還要更加濃郁,她眼底的笑意更濃。

沈朝垂眸看著她,見她一點不受影響的模樣,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

她好像過分的從容淡定。

甚至有些不正常。

她似乎比較喜歡看到這樣的場景出現。

那種愉悅,她不加絲毫掩飾,他距離她這麼近,又怎麼會感覺不到。

此刻,沈朝也回想起,在沙漠的時候,她似乎也比較喜歡看到這種劍拔弩張又讓人感覺恐懼和聚完的場景出現。

就好像,看著所有人越惶恐不安,她越覺得開心一般。

意識到這一點,沈朝的神色不由更沉了一些。

他幾乎是不受控制的伸手就捂住秦慕的雙眸。

秦慕愣了一下,抬手去扒他的手,卻是被沈朝捂得緊緊的。

「小啞巴,鬆手,你幹嘛?」秦慕幽幽開口,倒是聽不出什麼喜怒。

「別看。」沈朝低聲開口。

秦慕歪頭轉向他:「為什麼?」

沈朝看不到她的眸子,但是卻能夠想象到,此刻他若是不能夠說出一個理由來,她一定會找他麻煩。

沈朝抿唇,開口:「不好看。」

秦慕:「嗯?」

她的眼神,他不喜歡,甚至莫名有些擔憂。

秦慕想了一下,完全不明白沈朝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想了半天,她覺得沈朝對她有什麼誤會。

就眼前這群人,還不至於丑到難以入目的地步。

「鬆開。」秦慕握著他的手,然後力道加重,直接拿下來。

對上他的眸光,秦慕皺眉,這眼神怎麼這麼奇怪?

想不通的事情,她也不去深想,然後便移開眸光。

再次看向那群人,而刀疤男在看著那個男人沉默的時候,便起身主動朝著那群人攻擊過去,手中的匕首揮舞,接連刺傷好幾個人。

沈朝擰眉,對著秦慕開口:「你待在這裡別動。」

說著,沈朝便朝著人走去,直接踢向刀疤男,將他手中的匕首踢飛。

刀疤男看著沈朝,自然知道自己打不過,他轉身就朝著旁邊的人攻擊,張口咬傷一人。

既然他變成怪物,不能殺了這群人,那就把這群人都變成怪物!

就算是下地獄,他也要拉著所有人!

之前被趙曉曉咬傷的男人看到刀疤男的舉動,他也眼神也是變了變,然後拉住最近的一個人就要咬。

沈朝伸手將人抓住,直接踢倒在地,阻止了他的動作。

男人被踹到地上,吐出一口血,有些害怕的看著沈朝,明白自己根本打不贏沈朝。

沈朝轉過頭看向殺紅眼的刀疤男,眼神微微一沉,再次朝著人攻擊過去。

刀疤男看著沈朝的舉動,趕緊躲開,知道打不過,再留下來,肯定會被沈朝制服,甚至會丟了性命。

他轉身快速跑開,地上躺著的那個男人見此,也趕緊爬起來跑開。

剩下一個被刀疤男咬傷的男人,看著旁邊一群人防備的眼神,心一狠,也轉身離開。

沈朝抿唇,沒有再理會其他人,然後回到秦慕身邊。

而剩下沒有受傷的三人,並沒有朝著沈朝他們走過去,反而是防備的看著沈朝和秦慕。

因為此刻,他們也懷疑沈朝和秦慕被咬傷了,即便是剛剛沈朝救了他們,但是現在的他們病毒沒有發作,稍後發作,肯定會傷害他們。

打不贏,現在他們只能遠離躲避。

三人相互對視一下,然後也快速離開。

秦慕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笑起來,在沈朝走到她面前的時候,她笑著打趣:「有沒有很後悔救了這些人?」

大家可是一點沒有對他表示感謝,反而是防狼一般的防備著他們。

沈朝抿唇,無所謂的開口:「如果大家都被感染,我們也不會安全。」

秦慕笑:「誰說的,把他們都給殺了,不就安全了嗎?」

說著,秦慕視線掃一眼地上屍體一片冰冷的趙曉曉。

。璇風瓑浼氬啀璇.. 看着自己身邊這一堆妹子,南宮朔也是分外的無奈。

他就是想吃個飯,搞這麼大場面幹啥。

「莉雅絲部長,蒼那會長,你們不至於吧。」

「有什麼事,完全可以等到放學后再談嘛!」

「呵呵,南宮同學翹課翹了這麼多次,萬一放學后抓不到人怎麼辦?」

甩過來一個眼神,莉雅絲埋怨似的說道。

「這點我倒是不擔心呢。」

支取蒼那不動聲色的一笑。

「就算在學校里找不到南宮同學。」

「回家總可以見面了吧?」

「大不了,我就去他的房間里等著。」

咔嚓!

莉雅絲手中的筷子頓時被折斷了。

雙眸看了看支取蒼那,她敷衍的笑了笑。

「蒼那還真是有自信呢。」

「我家的房間也同樣很舒適吧?」

「南宮同學要是改變心意了,隨時可以來我家住呢。」

「····」

聞言,支取蒼那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

開玩笑,人都在家裏了,要是還能被別人搶走的話。

那她也別姓西迪了,收拾收拾東西滾出冥界吧。

「呵呵,等南宮同學改變心意再說吧。」

風輕雲淡的吃着便當,支取蒼那藏在隱蔽處的左手輕輕一抬。

瞬間,一道隔音屏障便以普通人察覺不到的速度張開。

短短几秒內,就將幾人周圍的空間都罩了進去。

「好了,這下我們的談話就不會被打擾了。」

合上便當,支取蒼那的兩隻小手揚起,疊在一起托住了下巴。

「南宮同學,可以拜託你將昨晚發生的事情講一遍么?」

聞言,莉雅絲的臉上沒有絲毫意外。

顯然她進來過來,也是為了這件事。

「是這樣的,昨晚···」

沒有猶豫,南宮朔將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當然,關於神器和各種能力的事情,不該說的,他也都沒透露。

聽完之後,幾人的表情都變得有些嚴肅。

「迷失神父···再加上之前出現的墮天使···」

纖細的雙眉皺着,支取蒼那分析道。

「駒王鎮的情況有些不對,很有可能已經被其他的勢力滲透了。」

「不是可能,是已經。」

看過原著的南宮朔也沒故弄玄虛,直接點明了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