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宇感覺腦袋裏很癢,狠不得抓出自己的大腦狠狠的抓起下,痛苦的捂着腦袋,連忙道:“你,你停止,別哭了,你他媽的想讓我死不成,我聽,我聽你說還不成嗎?”

“嗚,你心不誠啊,你嘴裏說着想聽,心裏卻不想聽啊。”

“天,你那都想聽,你快講,你快講吧,收想你那比殺雞還難聽的哭聲吧。”

“雞,那是什麼東西?”龍神停止的哭聲,好奇的問着。

龍神活這麼大,鷹到是吃過不少,另外一向胃口不錯也試着吃了幾株千年的古樹,覺和味道不算太好,還是肉好吃,但是聽名字雞應該也是肉食,卻沒記得世界上有這種東西。

“你不哭我就告訴你。”

“好,我不哭了,你說吧,雞是什麼東西?”

“鳳凰見過吧。”

“見過,以前我和一隻鳳凰還經常一起出去圍獵呢,那個時候,不提了。過去的事情了。”

“去掉了尾翎,然後羽毛再普通一點,然後比鳳凰再胖一些,樣子難看很多,啥能力也沒用,也就這麼大!”龍宇比劃了一下大小,道:“然後就是了。”

“難以想像,那得多麼難看。”龍神苦惱的說着,“這種東西真的存在嗎?味道怎麼樣?”

“味道不錯,有一種叫火雞的,烤出來吃真的不錯,肉很鮮美。”

“有時間倒是要嚐嚐。”

“如果你繼續碎碎唸的話,我相信你只能做做夢了。”

“嗚……,你又說我嘮叨了。”

龍宇連忙開口求饒道:“得,得,別這麼說,我服了。我服了還不成嗎?你說吧,我聽着。”

“恩,那我可說了。”

“你說吧,我聽着。”龍宇點點頭。

“首代龍神算是孕育整個龍族的神龍,所以呢我以下的所有龍神能力都來自於我的身上…………”

龍宇無奈的打了一個塊大石頭坐了,聆聽着龍神無盡的嘮叨。

日復一日的重複着同樣的事情,龍宇發現自己快要發黴了,每天在龍神的嘮叨中暴走,每天耗近力氣沉沉的睡去。

當龍神告訴自己,你可以出去了。

龍宇差一點忘記了自己的目標,摸了摸伴隨着自己的兵刃,知道一場死戰在所難免。

辭別劍帝,龍宇踏上了拼命之路,目的地是沙城。

這個世界似乎並不是很大,沙城的位置則是比鄰着劍帝的城堡。這個比鄰的意思是說兩個人的領地挨近在一起,不過這一南一北的實際距離如果用馬車來量的話就需要五天半的路程了。

穿過羣山環抱的峽谷,越過千里黃沙的荒地,終於接近了帕克的領地

劍帝送給自己的馬車和車伕在踏進沙城的邊緣之時就己經停了下來,不再前進一步,望着前方隱隱可見的黑色的城堡影子滿臉的恐懼。

沙城,一座古老而輝煌的城堡,在數千年前這裏代表着一個輝煌的王朝的存在,一個統治整個冥界的強大王朝,但這一切早就成了過去式。

三大強者出現之後,這個王朝崩潰瓦解。

如今沙城那還有昔日的風采,坍塌殘破的街道,破壞嚴重的房屋。

一塊塊綠色的青苔覆蓋着街道和廢墟上。青色的蔓藤纏繞着廢棄的房屋。

路徑之處這些坍塌的廢墟中,依稀可見一兩處金碧輝煌的莊園一角還在風雨中飄搖,人們這才恍然明白這裏承經是多麼的輝煌。

龍宇踏進這座看起來和廢墟相差不多的城市之時,還以爲自己認錯的路。

“嘿嘿,準備好了嗎?”龍神在心裏陰陰的笑着。

“送死來了,當然要有心理準備了。你有幾成把握我能活下來。”

“六成,至少在一百年前是六成。”

“去死。”龍宇差點吐血,“一百年前,你有一百年沒見過帕克了。這你怎麼沒說過?你是不是存心想我死纔開心?”

“準確的說是一百六十二年零三個月十四個小時又三分鐘。”

龍宇更暈,心道:“活了這麼長時間,你對時間還這麼敏感,真不愧是龍神啊。”

“如果你沒法動彈,閒着無聊的時候,當然就會注意一些以前不去注意的東西了。比如說時間,或者自己身上有多少塊鱗片了,或者說活了有多少年了。”

“你好閒啊,爲什麼我們兩個不能調換一下角色呢?”龍宇感嘆着。

“有時間感嘆還是準備對付一下那個瘋子吧。”

“要你廢話。”

沙城很大,至少龍宇在和龍神無營養對話之時發現了很大,走了這許多時候地平線的盡頭還沒有出現那棟描述中的建築。

如此巨大的一座城中,難道就沒有其它人了嗎?

龍宇這麼問過劍帝和龍神,回答是:有。

帕克是狂人,和狂人活在一起的一定也是瘋狂的人。

而且是整個大陸最瘋狂的一羣人。

他們從天南海北聚集到這裏,不爲了別的,只爲了能夠和帕克交手。

因此活在這裏人都是可以在瘋狂的帕克手中活下來的一羣超級變態的高手。

他們的目標就是戰勝這個最狂的人。這些人可以說帕克的近衛軍,也可以說是隨時可以幹掉帕克的高手。

前行多時,街道終於不在是坍塌的廢墟,空氣也變得有些渾濁,還夾帶着點點血腥氣。

這裏多了一分人氣,穿着稀奇古怪,體態不同的人不約而同的注意到龍宇這個新來的年輕人。

人不多,龍宇能看到的只有三四個。

“桀,桀,又一個來送死的吧。”一棟高大的建築上方傳來陰森的笑聲。

龍宇擡頭望去,樓上那位的樣子實在不敢恭維,駝背、光頭,鼻子、眼睛和嘴巴皺在一起,更像是上帝在造他的時候因爲有事,結果隨便就把五官糊了上去。

手臂長達三米,己然拖至地上,下肢異常短小,活像一隻醜陋的大馬猴。

“這人屬於一個特別的民族,名叫海加沙。沒想到一百多年了還沒有死絕。你要小心,他可是很麻煩的。”

“關我什麼事?”龍宇心道:“我是找帕克的,和他有個屁關係。”

“喂,喂,有人來了。”

海加沙這一囔囔,片刻工夫,附近聚集了七人。

每一個都是特徵鮮明,龍神在龍宇心裏開始碎碎念,“那個高個子沒名字,對,你往那兒看呢?就在你眼皮子底下的大個子有四米高那個,他叫劍手,千萬別小看他啊,在他手裏什麼都是劍,絕對夠你受的。

還有,那個,就是那個矬子,不到一米二的身高,你不用雷走他能打你三個來回。……”

龍神一個個介紹着,最後惋惜道:“一百多年了,還是這幾個人啊,現在的人越來越差勁了。” 回覆一向,快了,還有大概兩萬字就跳回光明界了,大家耐心一些。俺這也是混字數的啊,那是錢啊,嗚,大家原諒一下。

××××××

海加沙七人等圍在一圈猜拳。

“我贏了,哇哈哈。”海加沙得意的舉起手。

“不算,不算,剛纔你慢了半拍,你這是屬於耍賴,從來。”

“憑什麼,憑什麼,明明是我贏了。”海加莎生氣的回答。

“不從來,不從來我們就一起上。”其餘六人同仇敵愾,海加沙只能委屈的又和六人圍到一起。

“可是……,他們好像在猜拳,幹什麼?”龍宇小心的問着。

“決定誰出來和你打,咦,難道這個我沒告訴你嗎?”龍神驚訝的回答。

“你個老傢伙居然玩我,我什麼聽你說有這種事了。”龍宇聞聽頓時暴跳如雷。

“我明明說了啊,不可能的,我雖然年紀大了些,但是腦袋一向好使,我一定是說了,要不就是你溜號了。我發誓我一定說了。”龍神在龍宇的腦海中開始發那惡毒的龍宇聽了都想吐的誓言。

還能說什麼?龍宇咬牙切齒的在心中大罵。

“嗚……”龍神又要開始哭。

龍宇一聽龍神要哭,立刻道:“別,別,我錯了,是我不好,你說了,你說了,我沒聽,我溜號,我該死。”

“恩,這纔對嘛。”龍神立刻破啼爲笑,“所以,你現在還是祈禱不要選中那個女人,不然你會死的很慘的。”


“我祈禱他們內鬨。然後全部死光光。”龍宇咬牙道。

“這是不可能的,他們會留下力氣和帕克動手。噢,選出來了,壞了,你祈禱吧,雖然這個不如那個女人,但是小心他的劍。”


四米高的巨人以一路拳頭贏了下來,得意的站到了龍宇的面前,興奮道:“終於他孃的可以虐待別人,不用被別人虐待了。小子,報上名來,老子不殺無名之輩,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劍手艾默騰。”

艾默騰很高,至少在龍宇見過的人類之中他是最高的。當然不能算上非人類,依附在自己身上的那條巨龍就比這傢伙大太多了。

黑黝黝的皮膚,鐵打似的肌肉,錚亮的光頭。那雙手很大,更像是以拳力見長的戰士,如果不是龍神提醒,龍宇會將艾默騰視爲力量型的近身搏擊型的選手,主要是這樣子太有欺騙性了。

“在下龍宇,不過商量一下,不打可以嗎?”龍宇禮貌的回答。

“你說呢?” 艾默騰一邊摩拳擦掌,邊回答着。

“好像是不行。”龍宇有些無奈的回答。

“那就等死吧。” 艾默騰哈哈一聲大笑。大手握拳,彷彿虛空握住了一把巨劍揮斬而下。

“閃……”龍神在龍宇的腦中大聲提醒。

轟……

深深的裂痕憑空出現在龍宇站立位置。如果不是龍神一聲大喊,自己閃的快現在真的就沒命了。

這,這就是劍手的實力嗎?龍宇望着地面那劈開大地,深達兩尺,長十餘丈的裂痕,暗自心驚。

惹說虛空劈開地面,自己也能做到,但是要達到這麼深而又這麼長的距離,龍宇認爲自己做不到。

“我說過了,他的能力就是劍,在他手中一切你能想像和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可爲劍,你自己小心點。”龍神提醒着。

“恩,明白了。”龍宇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伸手搭在劍柄之下。

龍宇的六識全開,風的流向都清晰的在腦中構成畫面。


“上帝。”

龍宇大驚,意識之中,空間的四周成千上萬的氣劍將龍宇圍在其中,呼嘯着宛如箭雨般的傾盆而下。

沒有破空的劍鳴,沒有劃過空氣的波動,看不見,捉摸不透,氣劍就像是憑空出現的幽靈向你襲來。

龍宇一蹲身,以拳震地。

四周的碎石和沙塵凝聚成一道厚厚的防禦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