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師傅,你今天要做什麼呢?」

簡月淺美美的睡了一覺,然後拖著拖鞋就下了樓,然後就看到了男人炒菜的背影,抿嘴一笑,屁顛顛的跑了過去,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腦袋在他結實的後背上蹭了蹭。

穆敬軒沒有回頭,嘴角卻是壓抑不住的往上揚,「糖醋排骨怎麼樣?」

「糖醋排骨好啊!」

簡月淺越發賣力的蹭著,嘴上碎碎念:「小師傅做的糖醋排骨絕對是一絕,以後小師傅你不開公司了就去做大廚吧,絕對賺翻,不對……你做的只能我一個人吃……」

穆敬軒看著鼓勵的火候差不多了,拿起鏟子翻了一個個,關上了煤氣,一陣濃郁的肉香在廚房散開,簡月淺本來就餓了,問著這個味道更是壓抑不住了,眼睛亮了亮,跑到了男人的前面,指著裡面的排骨,很是認真。

「這個,這個還有那個全都是我的,小師傅你的糖醋排骨被我承包了!」

「哦?」穆敬軒在翻著排骨的手抖了抖,看著這個貪心的丫頭,「大爺,你只承包排骨嗎,要不要考慮一下大廚?」

男人穿著一身淺灰色的休閑服,身姿挺拔,俊臉上擎著一抹微笑,生生勾人心魂。

簡月淺小臉一紅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承包都承包,大爺我有錢,不差錢的!」

「要獎勵。」

穆敬軒一隻手了自己的薄唇,桃花眼裡笑意滿滿,少女挑了挑眉,抬起腳尖在男人的嘴上香了一口,撂下了一句:「我沒有刷牙。」然後就像是偷了腥的貓一樣屁顛屁顛的跑走。

穆敬軒搖了搖頭,繼續和廚房裡面的東西做奮鬥。

「雪球,過來,讓姐姐抱抱你~」

簡月淺坐在餐桌前萬般無聊,今天她又是華麗麗的翹了課,下午還要去拍電影,幸虧那個女教授和她看上了眼,對這樣的事情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

雪球半趴在沙發上,聽著那邊簡月淺的叫聲也是懶懶的動了動,然後翻了一個身子繼續去找周公,沒有看到帥狗在補覺嗎?

簡月淺看著這樣的雪球牙根痒痒,小嘴一撇就想要跟著某男告狀,手上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看了一下顯示是簡路,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大清早上接到簡路的電話。

「喂淺淺,你在哪裡?」

那邊剛一接聽就劈頭蓋臉的來了這麼一句話。

「啊?」簡月淺沒有搞明白狀況,那邊廚房裡的男人還在認真的做著飯,她輕咳了兩聲:「我在學校呢。」

說著謊一陣心虛,對簡路這個原主的哥哥,她本來抱著敵視或者更應該說是漠視的態度,但是簡路卻還是樂此不疲,對著這個不是親妹妹卻做得比別的親哥哥還要好,她自己也不是一個薄涼的人,當然也是有心,慢慢的也開始接受了這個多來便宜的哥哥。

「你在學校?那個地方?」

那邊的聲音帶著些質疑。

簡月淺眼皮一跳,「你在哪?」

「你的學校啊,我在外面站著呢,快出來,哥帶你去吃好吃的。」

「……」

簡月淺默默地掛掉了電話,簡直是淚流滿面,沖著廚房大喊了一聲,「小師傅,我不吃了,我膝學校了哈!」

完蛋了,簡路現在正在學校,她這裡開車去也需要半個小時啊!

------題外話------

求票票猛烈的朝桃花砸過來吧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怎麼了?」穆敬軒匆匆的衝出了廚房,手上還拿著鏟子,皺著眉,卻還是一副纖纖公子的模樣。

少女哭喪著臉,整個人一副天塌下來的表情,「小師傅,我哥來了。」

「正好啊,等著我收拾一下大家見個面好好談談。」

男人眼睛一亮,這不是正和他的意嗎!早就想要和淺淺的家人見個面了,但是每次說起這個淺淺就吞吞吐吐,他差一就想要找向航去要一下那個簡路的電話了,但是本著要尊重她的意願卻一直忍著。

「談什麼?」簡月淺總覺得不是什麼好事,往後面退了幾步有些警惕的看著男人,「你不會是要和我哥說明我們兩個的情況吧!」

開玩笑是不是,她一直在簡路面前一副乖乖女的模樣,這樣是被知道了該多麼尷尬。

「我就這麼讓你拿不出手嗎,醜媳婦也是要見公婆的啊!還有呆寶我媽說想你了等著有空我們去找他們。」

「汪汪!」

雪球嘴上叼著一個毛線球,像一個白色的大糰子從樓梯上滾了下來,很是開心的模樣,憨憨的,卻也把還想和這個男人繼續說明自己立場的少女給驚醒。

她一拍頭,看了一下手上手機顯示的時間:「糟糕了,要晚了!」

說完拔腿就跑,穆敬軒一看她這樣也連忙把圍裙還有鏟子隨意一隔,也往外面跑去。

……

帝都電影學院口站著一個奇怪的組合,一輛紫色的法拉利跑車前面站著一個轉著西服氣質凜冽的男人,他長的並不是有多帥,但是那張臉上滿滿的都是睿智,本來應該很拉轟的,但是前提要忽略他懷裡那隻半大的白色貓。

玉雪衣和秦歌站在簡路的面前,看了看天色有些躊躇,他們三個人已經在這裡等了好久了,但是等待的某個人卻遲遲沒有來。

「簡大哥,我們要不要找一個店坐一坐啊?」

秦歌在玉雪衣的怒視下硬著頭皮開了口。

今天一大清早簡路突然就給他還有雪衣打了電話,說已經到了帝都電影學院但是沒有找到淺淺,知道他們三個熟,就問了問。

然後後面的結果就是他們在這裡等了很久。

「你們要是急的話就先走,不用管我,我在這裡等一會就好。」

簡路現在是,悶了一肚子的火,淺淺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來,一看就是騙了他,有什麼話直接說不就得了,他們兩個可是兄妹啊,有什麼吞吞吐吐的。

他最近一直都在忙著管理家族產業,當時他母親說的那一番話他都記在了心裡,父親不喜歡淺淺這他懂,除了錢完全都是把淺淺處於放養的狀態,可是他想要給自己這個受了很多苦的妹妹一個光環,娛樂圈裡面的事情他不懂,但是卻想要她豪氣一,能夠挺著腰板說自己是簡家的大小姐。

忙了好幾個月一得了空就坐了最早的一班飛機想要給她一個驚喜,然後這個妮子卻給她來了這麼一出,不生氣就怪了!


「不是啊,簡大哥,我們能不能去一個比較低調的地方,大口大家都能看到呢!」玉雪衣來回看了一遍,四周都是別樣的目光。

這樣的出場真的是太拉風了,淺淺是公眾人物若是真的被拍到了難免會有些亂說話的。

簡路皺了皺眉,雪衣的擔憂一提出來就所有都懂了,「我給淺淺發一個簡訊等著一會兒直接去酒店吃一吧,現在這個她應該剛起來沒多久。」

「喵~」簡路懷裡的小布丁等著墨黑色的眼睛糯糯的叫了一聲。

……

「我家的淺淺真的需要你們多多照顧了,你們是淺淺的朋友……」

「沒事沒事。」

「哪裡哪裡……」

某女接到了簡訊和影帝大大來到了哪家酒店的房間就聽到了以上客套的談話,以及三個熟悉的聲音,不禁微微一囧,這風格絕對是簡路的。

「進去吧。」

站在她旁邊的男人看著她,只覺得手裡握著的小手滿滿的全是汗,紫色的眸子帶著柔意:「呆寶,你很害怕嗎?」

「誰說我害怕……你怎麼還牽著我的手啊!」

簡月淺把自己的手從男人的手裡抽了出來,嘴犟著:「說好了一會兒進去不能亂說聽明白了沒有,坐一會兒就散行不行?」

說實話她還是沒有準備好把穆敬軒介紹給自己的親人朋友,她現在唯一的親人就是簡路,稱得上朋友的也就是玉雪衣還有秦歌,現在最重要的三個人就在裡面,措不及防的就讓他們見面未免有心臟太小承受不了。

穆敬軒只笑不說話,手卻按上了把手,往旁邊一擰推開了。

「我家淺淺……」簡路還是在一臉興奮的說著自家妹妹的事情滿臉都是驕傲,卻突然聽到了推開的聲音,三個人都往那邊看去。

少女穿著一身淺綠色連衣裙,一貫的清新簡單,她的身後卻跟著一個高大俊美的男人。

「穆影帝!」

雪衣捂著嘴驚呼了一聲,然後臉蛋漲紅,伸出一隻手扯了扯同樣詫異的秦歌:「我沒有看錯吧?」

淺淺怎麼會和穆敬軒在一起,那個人是不是長得像而已,但是世界上長得再像也不能這樣,這種溫潤的氣質卻不是誰都有的。

「雪衣好。」男人了頭,矜持友好的對著玉雪衣打了一個招呼,然後關上了。

「你知道我?」

玉雪衣簡直是覺得幸福來的太突然,簡月淺為這樣的雪衣默默的掉了三條黑線。

「淺淺經常向我說起你。」穆敬軒笑得很是寬容,眼裡絲毫沒有鄙視的意思,又讓雪衣對他的好感蹭蹭的往上面躥。


簡路臉色陰沉,緊緊的看著這個男人,他和淺淺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兩個人之間會那麼自然。

「哥!」簡月淺看到了簡路很是開心的叫了一聲。

「哥。」

穆敬軒和她幾乎是前腳後腳。

現在簡路臉上已經不能用黑來說明了,他猛地站了起來,壓抑住自己心裡的那種不好的猜測,兩個人站在一起極為般配,就像是金童玉女一般,但是胸口堵堵的。

「淺淺,這是你的朋友嗎?」他的語氣絕對稱不上是好,但是卻讓在一邊要抓狂的簡月淺鬆了一口氣,她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旁邊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然後又轉過臉去訕訕一笑。

「哥,這是我的大老闆,也是我的學表演的師傅,他這個人比較愛開玩笑……」

這下子黑臉的不僅僅是簡路了還有一邊的穆敬軒。

「我們兩個出去談談,雪衣你們和淺淺好好玩,一會菜就上來了不用管我們。」

簡路現在是幾乎已經確定了某些事項,兩個人眼神交匯的那種默契不是一般關係就能有的,但是他對這個在華夏國很是著名的影帝還真的是不熟,在他的眼裡穆敬軒現在就是一個搶他家寶貝的大騙子,大強盜。


「好。」

穆敬軒笑著了頭,他沒有忽略簡路眼裡幾乎要殺死他的目光。

本來就是要好好談一場,呆寶一路上一直吵著不要,也就暫時的答應了她,只是這不是一個長久之計,他已經做好了私下和簡路說明的準備,現在的話更好。

兩個男人久久的對視,在場的人都能聞到那股火藥味,玉雪衣看了看那邊看了看這邊,秦歌彷彿是明白了什麼眼神複雜的看著簡月淺,被夾在兩個人中間的簡月淺最是難受,實在是受不了這種詭異的氣氛大吼了一聲。

「好了好了!」

一時間所有的眼神都匯聚在她的身上,簡月淺挺了挺自己的胸,給自己壯了個膽,但是還是覺得有慫,看了看桌子上有一瓶沒有動的紅酒,快步向前,自己把就拿了起來,拔開塞子,「咕隆咕隆」下去了半瓶。

「呆寶,你在幹什麼?」

穆敬軒皺著眉,想要去爭奪,但是簡月淺就像是一條小泥鰍身子一動就從他的臂膀鑽了出去,然後手上拿著酒杯坐到了桌子上,她的臉色如常,但是眼睛已經泛著水光,穆敬軒越發擔憂,這是她要醉酒的表現。

「你,還有你,都給我在那裡呆著不要動!」

少女樂呵呵一笑,指著想要上前兩個男人,「我現在要在這裡宣布一個很大很大的事情……嘿,你們什麼眼神,說我醉了嗎,我沒有醉,我是高興,我是開心,我要把這個喜慶的事情告訴大家和你們分享一下。」

她直直的指著穆敬軒,然後眉毛一揚,「那個是我的男人,嘿嘿,大家以後都要好好的一起玩哈,我也不用介紹他了,反正你們都認識~」

穆敬軒嘴角勾起,滿眼的無奈,簡路捂了一下臉,這是他那個清冷的妹妹嗎,不就是幾個月沒有見到怎麼變成了這樣一副樣子?

玉雪衣眼睛瞪大,一時沒有消化過來這個重大的信息,秦歌低下了頭,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了這裡只是淡淡的失落卻還是滿滿的祝福,總覺得這樣的男人才配的上淺淺。

但是轉念一怔,他不是以前很堅定的喜歡淺淺嗎,為什麼在得知淺淺已經找了男朋友的時候居然不是傷心難過或者是憤怒卻還是祝福?難道他對淺淺的那些都是假的?從是么時候開始的,那他喜歡的是雪衣?

眼神複雜的往長相艷麗的女孩子那邊看了看,只覺得心「嘭嘭」的跳個不停。

「嘿嘿,其實就是這個樣子,還有什麼好談的啊,大家吃一段飯,我們是不是就可以走了啊……下午還有戲要拍……」簡月淺看著簡路的臉色聲音一一的低了下去。

「呆寶,你好好待在那裡,我和哥出去談一談。」

穆敬軒走上前,揉了揉少女的頭髮,然後看向簡路,眼神示意。

簡月淺一把拉住了穆敬軒的胳膊,小嘴一撅,有些撒潑:「大家都是熟人有什麼事情不能當面談啊,你們不會是拿我當外人吧……」

「傻,說什麼呢?」

男人和少女在一起的畫面極為美麗,一邊的簡路卻徹底的看不下去了,這小子是當著他的面占自己寶貝妹妹的便宜啊!

把懷裡沉睡的某貓往簡月淺懷裡一塞,間接地阻隔了兩個人的注視。

「咦,小布丁!」

簡月淺眼睛一亮,然後撓了撓白色小貓的肚子,小布丁在夢裡「喵~」了一聲然後翻了一個身子又在她的手掌裡面睡著了。

簡月淺皺了皺鼻子,滿腹怨念,這麼長時間沒有見到小布丁,雖然每天李媽都會拍著小布丁的照片給她看,但是卻沒有這樣近距離的接觸好,小布丁還是那麼小,但是好像胖了一圈。

兩個男人在少女研究著手上的小布丁的時候悄悄的退出了房間,當然不忘囑咐雪衣還有秦歌兩個人照顧好簡月淺。

這個酒店的設置很人性化,隔板隔音效果什麼的都做得很好,現在正是上午,這個本來就沒有人,走廊裡面靜悄悄的。

簡路看著這個比自己還要高了一的男人,眼睛眯起:「我希望你能離開淺淺,淺淺現在還小對於一些男女情愛什麼的都不是很懂,你要是存在著什麼玩玩的態度就不要招惹她,若是你傷害了她,我定會讓你加倍的奉還,我們簡家也不是什麼好惹的!」

左看看右看看總覺得這個穆敬軒長得太過於好看,一看就是那種招蜂引蝶的模樣,一時間心裡不喜,說話的態度也就是強硬了起來。

這樣的男人絕對不能留給淺淺。


「我是真心的喜歡淺淺,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你也許不會相信,但是時間是不會騙人的,你可以慢慢的檢驗,我明白你的心情。」

穆敬軒很是理智的說了這番話,他從呆寶的口中知道這個男人真的是對淺淺好,如果他有一個妹妹的話,要是長大了開始談戀愛了,基本上也會是一樣的心情,男人和女人的說話方式不同,他可以對著呆寶表露自己的心聲不是花言巧語,只是想要告訴自己有多愛她,但是對著簡路他只要告訴他是認真的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