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接連不斷的聲音響起,都是擁護東方仙子,侮辱沈凌兒的。在他們看來,沈凌兒只是一個花瓶而已,之所以說要拜入丹藥老祖門下,完全是為了跟東方仙子鬥氣。

東方雪素手輕抬,那些嚷嚷聲即刻弱了下去,她美眸漾著水意,在陽光下閃爍著晶瑩的光澤。

「雪兒謝謝諸位的擁護,但是諸位誤會沈姑娘了,她只是說話直白了一,並沒有惡意的!」她低垂著頭緊咬著粉唇,那樣子像是受盡了委屈,卻又不敢說出來一般。

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讓周圍那些精蟲上腦的男人,更加義憤填膺了。

「東方仙子你真是太善良了,居然還幫這不要臉的女人說話……」

「就是,她有什麼能跟仙子比的,真是不要臉……」

……

在東方雪這忍辱負重的神情催使下,周圍的聲音越來越惡毒了……

「閉嘴!」洛辰冷喝出聲,強大的威壓瞬間釋放出來。沈凌兒適時的拉住他的手,溫柔的看著他,示意他別動,她自有辦法。

東方雪那溫柔善良的形象,在這隱世幻境已經深入人心,想要擊垮她的形象,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事情。麻煩的事情,她向來是不會做的……

而且,她沒有錯過東方雪眼底閃過的精光。自古雙拳難敵四手,若是洛辰此刻大開殺戒了,必定會激起民(熱門小説網)憤。

在矛盾激化后,東方雪就會再以仙子的形象出現來平息干戈,為的不過讓洛辰欠她一個人情罷了……

沈凌兒唇角微揚,對著人群中的藍和雪幽使了個眼色,早在東方雪攔住自己的時候,她就不著痕迹的將兩隻放了出去。

藍和雪幽對視一眼,明白自己的小姐的意思后。藍率先適時的出聲道:「誰說東方仙子就一定會被幻城的老祖收入門下了?我看這位沈姑娘才會被幻城老祖收為徒弟吧!」

他這聲音一出現,眾人的視線都齊刷刷的落到了他的身上……

只見說話的男子一襲藍衣,面如冠玉,俊美驚天,眉眼之間卻滿是尊貴,漆黑的眼眸射出令人折服的氣勢,一舉一動都雍容華貴,一看就不是身份普通之人。

「他說的沒錯?我們親眼看到過沈姑娘在客棧出手煉丹,那手法簡直是出神入化,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我看除了她,沒人能夠入得了幻城老祖的眼!」雪幽接著藍的話說道。

而他身上一襲白衣,白希面容,膚如凝脂,精緻五官,折射桃花瀲灧的桃花眼狹長挑起,卻透著一股冷然,美得讓人窒息又不敢靠近。

東方雪的眼底閃過冷芒,不明白這忽然出現的兩個美男子,為何要向著沈凌兒說話。而且看二人的實力和容貌,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難道他們都是沈凌兒的人?怎麼可能?她否認了心裡的想法,她絕對不相信,沈凌兒不過是一個長相出眾的女子,有洛辰那天人一般的男子在身邊,就已經是老天眷顧她了,怎麼可能還會有如此俊美的男人跟她認識。

有她東方雪在的地方,其他女人註定要黯然失色,她是絕對不可能贏過自己的。

「不知兩位公子如何稱呼?為何就對沈姑娘如此有信心呢?」東方雪帶著笑意的看著藍和雪幽,聲音柔的讓下面的男人,都忍不住想要把她護在懷裡。

「怎麼?東方仙子難道喜歡見到男人,就這樣上來套近乎嗎?我們對那位姑娘有信心,自然是因為見識過她煉丹了。不然,我們又怎麼會隨便說出口呢。」藍看著東方雪做作的樣子,不屑的說道。

「既然二位公子對沈姑娘如此有信心,不如我們賭一局如何?」東方雪眼底帶著笑意,腳步輕移,金絲線勾勒著白蓮花的裙裾,揚起迷人的弧度。

「賭一局?不知道東方仙子想賭什麼?」雪幽看了眼沈凌兒問道。

「公子,可要想清楚了!別到時候壓錯了人就不好了……」東方雪柔柔的笑著,軟軟的語調卻讓人感覺到咄咄逼人的鋒芒。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你想賭什麼我們都奉陪。」藍淡淡的說道。那神情讓人看起來有些欠扁……

「哼,最好如此。只是這莊家誰來做呢?」

雪幽朝著沈凌兒瞥了一眼,沒有說話。東方雪輕笑一聲,對著一旁的上官蓉兒使了一個眼色,沉默已久的上官蓉兒像是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吸引眼球的機會,即刻出聲。

「既然兩位公子想賭,那這莊家就讓我們上官世家來做!」上官蓉兒驕傲的仰著腦袋說道。

沈凌兒聞言,眼睛瞬間睜大,眼底閃過不敢置信的光芒,這上官家的小姐,難道是豬的好朋友么?

而這東方雪,倒是很精明。這麼一來,她贏了,聲望名利都有了,她輸了,什麼都不用損失!就不知道這上官蓉兒有沒有想過,她自己贏了,能有什麼好處?看這丫的那氣勢,上官家估計會被她給輸沒了吧……

沈凌兒原本是想陰東風雪的,沒想到這上官蓉兒急著送死,來給東方雪做替死鬼……

不過這樣也無所謂,畢竟上官家跟她也是有過節的……

隨著藍和雪幽這麼一摻和,對賭局感興趣的人也越來越多,紛紛拿出籌碼開始下注。

上官蓉兒絲毫沒有一危機感,讓她身邊的侍衛收集眾人下注的東西,昂首挺胸的在後邊屁顛屁顛的跟著……

「沈姑娘,前面就是報名地了!」東方雪微笑對著沈凌兒頷首道。而她的視線卻緊緊的落在洛辰的身上上,這個男人從開始到現在,就沒有從沈凌兒身旁離開過一步。

他是從來沒有見過好女人吧?所以捧著個廢物當成寶!那麼,接下去,她就要讓他知道,這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是她東方雪。

報名的地方是在一個平台上,平台往上有四個高高築起的擂台,正是八位幻城老祖招徒的報名場所。沈凌兒跟東方雪一行人走來,就吸引了諸多的目光。

「天哪,是東方仙子,她這次一定會被幻城的煉丹老祖收為徒弟吧!」

「是啊,聽說幾年前東方仙子就被丹藥老祖指過……」

……

眾人紛紛如此猜測著,所以當聽到上官家做莊下賭注時,全部都毫不猶豫的壓了東方雪身上。這場賭注也隨著人們的起鬨,玩的非常大,八個老頭聽說后,即刻讓人在報名的位置擺下了一張桌子,供上官蓉兒所用。

不遠處,八大世家的長老,帶著自家的後輩都聚集在一起。

「上官長老,上官家的這位小姐不簡單啊,居然引起了幾位老祖的注意,讓她在台上設賭局!」這話聽不出是褒是貶,上官家的三長老雙拳緊握,死死的咬著牙關。

「上官長老不要擔心,雪兒的煉丹等級這幾年精進不少,連我都自嘆不如啊!」東方家的四長老壓低聲音,對著身邊的上官家長老說道。

上官三長老的臉色這才好看,這場賭博背後的利益關係,上官蓉兒那豬腦袋想不到,他自然能想到的……

若是贏了,上官家的財力將翻倍,聲望將提高。若是輸了,上官家就會面臨著滅門的代價,之前葯老祖當眾討好那個紅衣女子的事情,他也聽說了。


儘管他們派人去查那二人的身份,可是卻絲毫都沒有查到一線索,只知道這二人忽然出現在幻城,其餘的什麼都查不到。

按理說這樣沒身份的人他不應該擔心,可是看到那氣質非凡的男女,他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此時,沈凌兒的心底也有些疑惑,看著在台上守著賭局的上官蓉兒,她總覺得這幻城的幾個老頭在幫自己,可是又幫的不那麼明顯。

就說這賭局吧,如果沒有幾個老頭摻和,就算最後是她贏了,上官家想要耍賴,她也拿他們沒有辦法。可如今被這幾個老頭摻和其中,那麼上官到時候想要反悔,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小凌兒,你說我要不要去下注呢?凌兒贏了是一賠五呢,這賠率連我都有心動了!」沈凌兒耳邊響起了某人不懷好意的聲音。

沈凌兒不禁翻了翻白眼道:「辰,你這麼感興趣?不如就把你自己押上去好了,我想那兩個女人肯定會興奮死的!」

洛辰落在她腰間的手緊了緊:「小凌兒,你捨得?」

「你敢去?」沈凌兒挑眉看著他。

「不敢!」某妻奴即刻討好的說道。

沈凌兒瞪她一眼,眉眼間卻是綻放著淺淺的笑意。這時藍和雪幽擠到了沈凌兒的身邊:「小姐,我們壓你了哦!」

而蘇墨也擠了過來,他也把全身家當都押在沈凌兒身上了,看到藍和雪幽,只是好奇的看了兩眼,並沒有太多的驚訝。而他相信沈凌兒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

「主人,我也想去下注」沈凌兒懷裡的團團有些好奇的說道。

「團團,你打算把你的食物壓上去么?」沈凌兒好笑的問道。這小傢伙的食物都是非常稀有的,而且非千年以上的不吃,嘴巴挑的不得了。

「啊。壓我的食物上去,我不要!」團團一聽要把自己的食物壓上去,瞬間不幹了。

沈凌兒無奈的給它順了順毛……

這時,台上傳來了嘩然聲,沈凌兒等人的視線緊跟著轉移過去。

只見八箱紫晶從空中落到了下注的桌子上。

「買,沈凌兒勝!」幾道聲音緊跟著響起,在天空中不斷的回蕩著,像是一塊石頭落在了平靜的水面上,激起了千層浪……

眾人紛紛崇敬的看去,雖然那八個人沒有出現,但只要不是腦子進水了,都能猜到這聲音的主人是什麼身份。

上官蓉兒一臉興奮加激動的看著桌子上八箱滿滿的紫晶……


這可是至寶中的至寶,有了這些紫晶,爹爹說不定能突破神尊,她也自然而然的就會成為上官家的功臣。

到時候,說不定她的煉器等級也能突破呢,甚至她也會有個稱號,芙蓉仙子!

這腦袋有坑的人吧,她從來就不會往壞的方面想,就像洛辰不搭理她吧,她認為那是他矜持!

而現在明明是幾位老祖力挺沈凌兒的局面,她卻認為是幾位老祖看中了她,所以親自送這麼多的紫晶來。

她興奮的寫著收據,還在上面署名上官蓉兒,而她身後的上官家三長老,此時,卻是不自覺的捏碎了手中的杯子。

「上官家主的女兒,生的還真是好啊!」

在座的其他幾個世家的人,眼底都閃過了竊喜,想著是不是該湊一腳去下些賭注。

但轉念一想,那八箱紫晶翻五倍就是四十箱紫晶了,上官家就算砸鍋賣鐵都賠不起啊,而且這還是絕對無法賴掉的賭注,已經無需他們再去落井下石了。

此時正在報名的東方雪,手中的筆一歪,再也掩飾不住心底的情緒,滿是訝異的看著下方的沈凌兒。她何德何能?居然能讓八位老祖一起出面力挺她?

難道,她真的有什麼過人之處?不,不可能,只是個神王而已,能過人到哪裡去?

同樣訝異的不止是眾人,還有沈凌兒自己。她撇了撇嘴在心底徘腹,這幾個老頭看來真是對她不一般啊,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要從她身上得到什麼?難不成他們是知道自己不是這隱世幻境的人,所以故意的?

在眾人的注視下,她在報名的白紙上,揮手寫下了自己的大名,等她回身時,洛辰身邊已經多了一個女人……

「辰公子,不知道你可有住處?若是不嫌棄的話,可以住到東方家在幻城的別院!」東方雪低垂著腦袋,又是標準的四十五度,此時只要洛辰低下頭,就能看到她衣襟內,若隱若現的溝溝。

奈何就算她再怎麼的低聲細語柔聲撫慰,洛辰的視線都未曾從台上某個小女人的身上移開過。

「不知道東方姑娘家的別院,是免費的不?用花錢么?」沈凌兒不用聽到他們談話的內容,只是看著她的嘴型就懂了。她翩然落到洛辰身邊,盈盈淺笑的問道。

東方雪臉上的笑容一滯,噗哧一聲輕笑道:「沈姑娘這樣說話,會讓人誤以為你是愛佔便宜的下等賤民呢!」


「東方仙子也是啊,當著眾人的面,緊緊粘著別人的相公,會被人誤當花痴妓女的哦!」沈凌兒怎麼可能在嘴上吃虧。

東方雪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女人,只能以乾笑掩飾著她心底的怒意……

一行人在東方雪的帶領下,朝著東方家住的別院走去,其實現在幻城中的人這麼多,即使是各大世家的別院也沒有多餘的房間。但東方家的人見是東方雪帶來的人,也只能拼拼湊湊的騰出一間房。

夜涼如水,月如彎弓!

房間內被洛辰給布下了結界,免得談話時被有心人士偷聽去。

蘇墨現在著鍋底臉,沒有人能夠認出他曾經是東方家族的特派侍衛,負責搜尋寶物的。

「沈姑娘,為何我們要住到東方家的別院來?那東方雪可不是什麼好人,萬一要對你不利怎麼辦?」蘇墨有些擔心的說道。

沈凌兒嘴角浮現淺笑,想要對她不利的,又何止是東方家,只是她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罷了。

「若是不來,又怎麼能拿到你的靈魂玉簡?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沈凌兒淡淡的說道。

蘇墨是她想要帶走的人,既然如此,她的手下性命就應該掌控在他們自己的手中。

所以跟東方家對上,那只是遲早的事情,只是沒想到因為上官蓉兒對洛辰的貪念,讓她找來了東方雪,而這東方雪又因為辰的關係,讓他們如此順利的住進了東方家的別院。

「沈姑娘……」

蘇墨的眼底閃過道亮光,他沒有想到沈凌兒冒著生命危險住進這裡,居然就是為了取得他的靈魂玉簡,幫他恢復自由之身。

這世上第一次有人如此真心待他,從小就是孤兒的他,從沒有人對他如此推心置腹過,這讓他心裡如何能不感動。

「感激的話就不用多說,想必你也知道,我幫你是有目的的吧!」沈凌兒這一次沒有掩飾她的招攬之心,她直直的盯著蘇墨的眼睛,就算他拒絕了,她也依舊會為他取得靈魂玉簡的。

這一方面她跟洛辰是共通的,別人對你如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認為對方值不值得你如何,而她認為蘇墨值得……

「沈姑娘放心,我願意永遠追隨沈姑娘,絕無二心,永不背叛!」這次蘇墨也沒有裝傻充愣,沈凌兒為他奮不顧身的舉動,已經完全的俘獲了他的忠誠。

「那你做好跟八大世家為敵的準備了么?」沈凌兒眼神閃爍,眼底蘊含著強大的光芒。

蘇墨毫不猶豫的頭,既然他決定誠服,那就願意賭上自己的一切。

「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沈凌兒輕笑一聲,繼續道:「先說說你的靈魂玉簡在誰手裡!」

「東方家的四長老東方寧遠,東方家侍衛全部歸他管,所有的靈魂玉簡,都在他的空間戒指中。」蘇墨如實的說道。

沈凌兒了頭,這世上最煩的就是沒有目標的事情,現在有了目標一切就都好辦了。

「你知道四長老住哪個房間么?最好能把他引出來!」洛辰想了想說道。

蘇墨了頭,他拿出了傳訊玉牌,由於他的崗位特殊,所以才有這個資格跟東方寧遠直接聯繫。

沈凌兒托著下巴,指尖輕叩著桌面,看了眼拿出傳訊玉牌的蘇墨,緩緩的的說:「你把他引到歐陽家別院的附近。」

他們住在這裡,東方家不少人都在暗處監視著。既然歐陽家和東方家有仇,那麼四長老死在歐陽家周圍也算是正常的!栽贓嫁禍的好地方呢!

蘇墨很快就搞定了,他對四長老說,在發現火炎果的地方,還發現了礦脈。可是他卻被歐陽家的人給抓住了,逼問他礦脈的位置。

然後沈凌兒心念一動,把小不帶了出來。經過數次晉級,小不現在除了可以隨意的吞噬靈魂之外,隱身的功能也變得強大了。

現在他可以隨意的幫別人隱身,而且連氣息都能隱藏的非常徹底,就算是高手也無法察覺出來。

見到忽然出現的絕美男子,蘇墨看的是一愣一愣的。小不一襲白色的長衫,白皙的肌膚,如墨般的長發隨意散落在身後,長長的睫毛在他眼下,覆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挺直的鼻樑和微抿的唇精緻而華美。

那種美像是草木新長時的嫩芽,清艷之中是恰到好處的華貴和端凝,讓人眉眼皆醉,神魂顛倒。

「姐姐!」看到沈凌兒,小不妖孽的一笑喊道。這一笑,風流天成,星光璀璨,眩目得好似萬千的星辰爭輝相映。

沈凌兒看的都有些失神,洛辰用力把她拉回懷裡。不滿的瞪了一眼小不。對於小凌兒看到其他男人發獃,非常的不滿。

感覺到洛辰的眼神,小不不滿的撇了撇嘴。自從這個男人出現后,姐姐就不怎麼讓他們出來了,真是討厭……

「小不,一會你們三個跟著蘇墨隱身出去,把東方家的四長老給處理了,然後把他的戒指取回來。」沈凌兒無語的看了眼身邊的某男,對著小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