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 如今,楚秦煉化了魔血,修鍊了九龍至尊法,更是達到了神尊三重天,實力,早已經遠超當時。

因此,能夠看到,伴隨着時間的推移,楚秦面對迦南六人,非但沒有落敗的趨勢,反而越來越有優勢。

「啊?」見到這一幕,眾迦樓羅大軍,皆是為之一驚。

楚秦,竟然憑藉着一己之力,擋住了六大聖尊的衝擊!

此刻,眾人已經明白了,面前的楚秦,至少是御尊級別的強者。

「此人斷不可留,結陣!」迦南,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尖銳的聲音,響徹了整座天穹!

「一氣化三清!」楚秦,默念一句,旋即在楚秦的旁邊,三道一模一樣的虛影,同時出現在了楚秦的左右。

「什麼!」見到楚秦突然出現的分身,迦南等人皆是目光錯愕了起來。

他們竟然感覺到,面前這三道虛影,每一道都擁有着超越自己的境界!

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楚秦這三道分身動用過後,本體實力竟然沒有絲毫的減弱!

下一秒,這三道虛影,便是同時催動九龍至尊法,祭出魔龍,沖入了迦樓羅大軍之中。

之前的楚秦,已經見識過了迦樓羅法陣的強大,如今的他,自然不能夠讓迦樓羅大軍,再度結陣!

「吼!」「吼!」「吼!」

一陣陣劇烈的龍吼,響徹了整片虛空。

三條魔龍,魔威蓋世,強大的力量,讓迦樓羅根本無法結陣。

而迦南六人,被楚秦牽制着,面對三百萬迦樓羅大軍,楚秦的三道分身,更是可以說入無人之境。

三條魔龍,每一次的咆哮,便要震殺上萬迦樓羅!

「這,這好像是,魔族的功法!」麗姬為之一驚道,「天雍,莫非楚秦,是魔族的!」

「一來,楚公子,不可能是魔族!」洛天雍說道,「二來,世界之法,本就無邪惡之分,只是看用途。這可是青雲御尊說的,你就忘了?現在的楚秦,以魔功,擊殺這等恃強凌弱,欺負弱小之輩,算是正道!」

「有道理!」麗姬,微笑着點了點頭。

而此刻,面對不斷被撕裂,擊殺的迦樓羅,迦南六人,皆是徹底地恐慌了起來。

「與其擔心他們,不如擔心擔心你們自己吧!」楚秦,看着東張西望的六人,冷漠一笑道。

下一秒,一條更大的魔龍,從楚秦的背後猛然亮起,在九龍至尊法施展之後,楚秦的實力,再度攀升了一個層次。

而迦南六人,原本就是有些抵禦不住楚秦的衝擊,此刻,更是無力招架。

一瞬間,迦南六人,便是被楚秦重重地擊飛出去!

不過,迦南六人,並沒有就此落敗,迦南冷冽地開口道,「諸位長老,用那一招吧!」

「族長,那一招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動用,你確定?」一位迦樓羅白髮長老問道。

「難道現在,還不是萬不得已么!」迦南冷哼一句道。

「好!」聞言,五大長老,皆是不再遲疑,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方方的印璽。

而迦南,抓出了兩方印璽,一方是他的,另一方便是屬於被楚秦擊殺的迦神通的印璽。

而七枚印璽,很快地從聚攏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六芒星陣的形狀,七枚印璽,則是分別落在了六角和中間。

下一秒,七道印璽的光芒,皆是沖霄而上,刺入了天穹之中。

「他們在做什麼?」洛天雍,有些疑惑道。

「我想起來了!傳說,在迦樓羅的手中,一直保留着迦樓天尊的一道殘魂,殘魂將會一直守護著迦樓羅,擊殺一切對抗迦樓羅之人!」麗姬,着急地說道,「不好!」

「楚秦!」麗姬朝着楚秦大喊道,「千萬別讓迦樓天尊降世,否則,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實際上,楚秦早就察覺到了不對勁,於是,已經瞬移至了迦南六人的面前,揮動手中神劍,想要阻攔迦樓天尊的殘魂降世。

然而,迦南六人,似乎早有準備,揮動神器,再次與楚秦,撞擊在了一起。

「楚秦是吧!」迦南,一邊抵禦著楚秦的衝擊,一邊冰冷地說道,「來不及了,很快,你將會徹底的灰飛煙滅!」

果不其然,伴隨着迦南的話音一落,天空之中,驟然出現了一口黑色的洞穴!

那黑色的洞穴,翻滾地極為厲害,一瞬間,竟然是將屠殺迦樓羅的三條楚秦魔龍攝入其中,吸收的乾乾淨淨!

而緊接着,一束黑光,便是沖向了楚秦的本體!

迦南六人,立刻,抽身結束了與楚秦的戰鬥。

楚秦,感受着黑光之中的強大力量,來不及多想,立刻瞬移出去。

而黑光,落在了原地,一陣清晰的炸音過後,在那裏炸出了一個黑色的虛洞。

緊接着,虛洞之中,浮現了一道身影。

他同樣,身着黑色的鎧甲,鳥頭鳥爪,背負鳥羽,在鳥羽吼,背後是寬肩的大披風,頭部被面具遮蓋,看不清真容。

在這名迦樓羅殘魂降臨之時,腐朽的黑暗氣息,瀰漫了整座天際。

整片天空,驟然陷入了黑暗之中,彷彿黑夜降臨。

整個虛空,都彷彿開始顫抖了起來,天雍城許多的建築,直接被黑色的氣息所腐蝕!

楚秦的頭髮,都被黑色物質腐蝕了起來,他當即,瞬移至了洛天雍和麗姬的身邊,旋即,動用古佛霸體,凝聚成了一道佛光護罩。

饒是如此,那黑色的氣息,在不斷地侵蝕著護罩,讓楚秦的渾身,發出些微的顫抖。

而洛天雍和麗姬,更是捂著胸口,有些痛苦!

僅僅是出場,就能夠讓楚秦這樣的強者如此難堪,毫無疑問,他正是迦樓羅的開山之祖,迦樓天尊無疑了!

「恭迎天尊降臨!」迦南等人,也都彷彿是第一次見到迦樓天尊,一個個愣了半晌,才躬身跪拜道。

而餘下的迦樓羅,也是齊齊呼喊著,聲威響徹了萬里山河!

「都起來吧!」迦樓天尊,頭也不回地開口道。能夠聽到,在他的話語之中,似乎還夾雜着地獄的冥音一般,瘮人至極!

「召喚本座出來,所為何事!」迦樓天尊,依舊是目不斜視地說道。「粉黛姐姐,剛才,剛才是不是……」青藍此刻對自己的眼睛和感知有一絲絲懷疑,剛才那樣劇烈的顫抖,一瞬間又歸如平靜彷彿是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該……該是沒錯。」粉黛皺眉,剛才……

《從前有隻小鳳鳥》第四十六章時機已到 劉勇好這個事情談完之後,牟其鍾又說起了放衛星的計劃,大家都是交口稱讚牟老大氣。

但是邀請一起參與,卻是個個搖頭不語。

「你們這些人啊,只顧著賺錢,沒有社會責任感,這一點,陳飛揚就比你們強多了。」牟其鍾說道:「他制定了一個荒漠變綠洲計劃,我已經答應加入了,你們這次可不能再找理由退縮了。」

不是吧,陳飛揚這小子看起來挺清醒的啊,怎麼跟牟老一起瘋了?

荒漠變綠洲,是不是就是牟老計劃的炸開喜馬拉雅山?我看你們是要逆天。

劉勇好硬著頭皮說道:「不是我們不支持,但炸開喜馬拉雅山也會有麻煩,而且國家不讓我們炸啊。」

「這次不是炸喜馬拉雅山,是到大西北種樹。」

牟其鍾把陳飛揚的計劃簡單說了一下。

幾位大佬一聽,頓時就放下了心。

種樹的話,那就沒有問題了。

而且也不需要我們多做什麼過分的事,只要在產品上打廣告,消費者買我們的產品,就給荒漠變綠洲捐了十塊錢,這個廣告本身對我們企業的形象樹立也是有利的啊。

而且在座的都是省內的龍頭企業,聯合起來發起了這個活動,本身就是一件很有逼格的事情,能夠參與這個活動的產品,一下子就顯得高檔了起來。

到時候肯定還會有很多企業擠破頭都想進來。

「這是大好事啊,我參加。」

「算上我一個,為社會出力,我責無旁貸。」

劉勇好對陳飛揚說道:「你小子倒是挺會佔便宜,一件產品抽十塊錢,我們跟你比起來,虧得就多了。」

陳飛揚的產品,單價都是很高的,愛少VCD一台八千塊,華興小靈通8888,也就腦鉑金和匯人腎寶便宜,也都是上百。

賣出一件產品抽十塊,確實是九牛一毛。

「你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價格來啊,抽一塊兩塊,三毛五毛都行,做善事主要還是量力而行,突出一個心意。」

他不說還好,這麼一說,想打折扣的都沒法打了。

量力而行?難道我們的實力還不如你。

關鍵這還不僅僅是面子的事情,到時候活動開啟,消費者一看,你陳飛揚的產品都是十塊錢,我的產品一塊錢,不得笑話我摳門?

我錢也花了,還給自己找罵,不是腦子進水了嗎?

「別把價格搞亂了,統一價,十塊。」

「我們成立一個基金會,專門操作這個項目,就由牟老主導。」

「嗯,這是我們同舟會成立后的第一個合作項目,是一個公益項目,一定要一炮打響。」

「我把活動的廣告語都想好了,同舟會與您風雨同舟,共同將荒漠變綠洲。」

「這個廣告語不錯,順便把我們同舟會也宣傳了。」

「這個基金會,我看名字就叫同舟基金會,以後有什麼公益項目,都通過這個基金會來操作。」

說到基金會,陳飛揚就想起來,泰山會也有個基金會,凡是聚會請假罰款的,就把錢扔進這個基金會裏,然後作為活動經費,以及誰遇到困難了,可以江湖救急。

反正就是他們五嶽劍派自己內部用,跟我們用來搞公益項目相比,高下立判啊。

……

本來這個大西北種樹的計劃,只是陳飛揚用來拖住牟其鍾,免得他在滿洲里這個天坑裏越陷越深想出來的法子,沒想到還真的要辦成了。

在大佬們的積極運作下,同舟基金會很順利地就成立了,種樹計劃的細節也很快就完善了。有了這麼厚實的陣容,西北當地的政府部門,對此也相當重視,一路綠燈。

這種好事,省台自然不會放過,投入了相當大的資源,進行鋪天蓋地的宣傳。

同舟會也在商圈裏出了名,很多企業家紛紛通過各種關係想入會。

但是同舟會的入會要求很高,每年只有兩個名額,要經過現有成員的集體表決。

入戶越不容易,就越顯得逼格高。

要是隨隨便便填個表,交點錢就進,那不成了會所了?

然後大家猛然發現,咦,在一眾成名已久的大佬中間,同舟會好像混進了一個年輕的面孔。

陳飛揚的社交圈子,一下子就顯得非常牛逼了。

不過陳飛揚再牛逼,他的身邊永遠也不缺曾經一起窮逼的人。

「陳哥,你真的跟那些大佬一起吃飯聊天,談笑風生了?我怎麼感覺跟做夢一樣。以後有機會,你得帶我去啊,我可是你的私人助理啊。」

在科大的宿舍里,陳躍一臉狗腿的樣子。

其實他現在也混得非常滋潤,尤其是在女朋友面前,他的地位漸漸提高了起來,王珏也不像以前那樣對他呼來喝去了。

當然不是因為王珏突然良心發現,想展現出溫柔的一面,而是受到了家長的教育。

以前陳躍的准岳父王忠華不太看得上他,只是因為他是陳飛揚的舍友,才勉強同意女兒跟他交往。

但在王忠華心裏,陳躍就是個倒插門,抱大腿的。

但是一眨眼的功夫,陳飛揚在商圈裏的地位就遠遠超過了王忠華,王忠華現在就一門心思想着進同舟會,但是實力又不過硬,還得靠着陳飛揚推薦才行。

王忠華自覺靠自身與陳飛揚的關係,未必有那個面子,還不如陳躍這個舍友的身份好使。

於是乎,陳躍這個抱大腿的,抱着抱着,把自己抱成了大腿。

李子木看不過去了:「幹活的時候,你這個私人助理裝聾作啞,見到有好事就想湊上去?老陳,不要給這種勢利小人機會,還不如帶我去。」

陳躍不樂意了:「道長你別搗亂,乖乖地哄你的妞去。」

說起這個,陳飛揚的精神就來了。

不管他飛得再高再遠,一聽到有八卦,他就會收起翅膀,駐足觀望。

「道長又陷入愛河了?」

「陳哥,我要糾正一下你的用詞,什麼叫做又陷入愛河了,道長這是第一次談戀愛好不好,以前只是單戀。」

李子木的情路坎坷,甚至可以單獨寫一篇小說了,陳飛揚也深表同情。

但他更同情女方。

「哪家姑娘這麼倒霉呢?」

。。 下顎被蘇日安折斷,痛的這隻一階月狼在地上瘋狂的打滾。

蘇日安乘勝追擊,抓起這隻月狼的脖子便摔在了地上,一階月狼的骨頭直接被摔碎了些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