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年籠罩天狐墓境的發光紫霧變淡,站在墓境外,就能看見裡面的一切。

夜妖另外四族的族長相繼趕到,與赤蜈族族長吳道匯聚在一起。

金烏族族長化為人形,看上去是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模樣,雙瞳呈金色,背上生有一對金色火焰羽翼。

他神情沉冷:「張若塵此子太霸道了,以為背後有人撐腰,就能在幻滅星海為所欲為?」

先前天狐墓境被發光紫霧籠罩,他們並不知曉發生了什麼事。

鳳凰族族長化為人形,是一位駝背老嫗,道:「自從六方天尊鼎遺失后,夜土下面一直就很不穩定,若是天狐塔和天狐墓境被毀掉,誰都不知道,將會引發什麼樣的災難。」

「祖訓,闖夜土者,無論是誰都得死。」

「張若塵背後畢竟涉及到好幾尊厲害人物,還是先鎮壓吧!我相信,無論是天姥,還是殞神島主,都是講道理的。夜土若是出事,危及的可不只是幻滅星海。」

……

張若塵站在天狐塔下片刻,心中隱隱生出一絲不祥預感,同時,感應到了夜妖各族族長的氣息。

於是,放棄了進塔徹底殺死蘇韻的想法,在五位族長趕到前,退離而去。

「唰唰!」

五位族長出現在天狐塔下,身形凝定,詢問蘇韻具體情況。

蘇韻神魂體的聲音,從天狐塔中傳出,充滿憤恨:「張若塵奪了我族第一至寶,定神針,毀了本族長的神軀和神源。我們夜妖六族同氣連枝,還請五位族長為白狐族主持公道!」

事態比想象中嚴重,張若塵此子竟如此狠辣,毀了一族族長的修為,奪走了神器。

五位族長皆是乾坤無量境界的修為,不多時,便推算出張若塵的方位。

他們化為本體真身,魔蛛駕馭黑色魔雲,赤蜈駕馭無邊毒霧,金烏神光綻放如神陽,神龍體軀如山嶺,鳳凰展翼像兩片火海,殺氣騰騰,追擊而去。

卻說另一頭,千骨女帝剛剛進入夜土,就被地獄界三位無量攔截。

千骨女帝自然是不敵,借時間之道造詣高明,才衝出重圍逃走。以無間神劍破開空間,遁入虛無世界。

可惜,九螭神王的修為,高出她太多,再次將她追上。

一陣激斗,千骨女帝已然負傷。

赤目神王和白尊守在了兩個不同的方位,防止千骨女帝逃走的同時,不時打出神通,施展詛咒。

「吼!」

赤目神王忽聽一聲麒麟長嘯從身後傳來,立即轉身,雙手結印,一瞬間,打出八百種冥法神通。

張若塵一拳破盡八百神通,打得赤目神王爆退出去,體內臟腑裂痕無數,血液直向喉嚨涌去。

赤目神王極為氣憤,威名一世,沒想到有一天,竟被自己送出去的拳套所傷。

有麒麟拳套輔助,張若塵簡直如虎添翼,不動明王拳的威力勝過之前何止一籌。

張若塵與千骨女帝會合,取出鈍空石,托在手中,以十億倍重力空間鎮壓四方。

張若塵與九螭神王對峙,一件件神器環繞在身周,道:「傷得好像不輕?」

「無妨,沒有傷到根基本源!玄一呢?」千骨女帝破破爛爛的身體,逐漸凝合,重新變得靚麗冷傲,身上有一條時間長河在流涌。

張若塵道:「玄一穿過天狐墓境,逃進了夜土深處,另外,白狐族族長蘇韻是量組織成員!這很不對勁,玄一來夜土似乎別有目的,我有可能被他利用了!」

張若塵認為,玄一不太可能會為了阿樂和桃花專門來一趟邊荒宇宙。

更大的可能是,他來了邊荒宇宙,意外發現了阿樂和桃花。

7017k ,

第223章

宋三喜微笑道:「護士小妹,請相信我」

「不行啊,宋先生,我們要對病人負責的。您,最好是等一等,我去通知值班醫生。」

說完,居然跑了。

比較倔強的小護士。

至少,她有自己的原則。

宋三喜只能表示理解,笑了笑。

他,記下了她的名字:張小霜。

蘇有欣看著玻璃瓶子,淚眼汪汪,「姐夫,這個,真的可以嗎?我好痛啊」

宋三喜拿紙,在床邊上坐下來。

擦拭著她的淚,「沒問題的有欣,姐夫不會害你的。這個張小霜,原則性很強。等一會兒吧,忍一忍。沒人幫忙,姐夫還沒法給上藥。」

「哦」蘇有欣點點頭,「其實,這個小霜姐姐,人也挺好的。」

「嗯,還不錯。」

沒一會兒,骨科的值班醫生過來了。

四十來歲,眼鏡。

一看,就是很嚴謹的那種。

看他的胸牌,還是骨科的主治醫生級別,呂濤。

呂濤一進來,無視宋三喜,上前就詢問蘇有欣的情況。

之後,他說:「蘇有欣,你這是正常的現象。為了你的康復,只能忍一忍。過幾天,就好了。」

張小霜道:「呂醫生,要不還是用鎮痛劑吧?」

呂濤瞪了她一眼,嚴厲道:「我是醫生,還是你是醫生?鎮痛劑,能隨便用的嗎?」

「那」張小霜紅著臉,有點難堪,看向了宋三喜帶來的瓶子。

呂濤順她目光一掃,才認真的看著宋三喜,「你這個病人家屬,在哪裡搞的江湖游醫的東西,帶到醫院裡來,是對我們骨科的侮辱,還是對病人的不尊重?生命,是兒戲?」

宋三喜微笑道:「呂醫生,其實我這個葯,是經過千錘百鍊出來的方子,而且有神奇藥物的加持,可以」

「好了,不要說了!我是醫生,還是你是醫生?年輕人,不要相信什麼江湖游醫的話,要相信現代醫學」

呂濤,一看那瓶子里黑乎乎的玩意兒,就是相當的排斥。

宋三喜道:「如果,我的葯,能為有欣有鎮痛、消炎、祛腫,並且康復加速,你是不是願意賭一賭呢?」

「醫學不是賭·博!你,最好拿著這樣的東西,馬上離開。作為家屬,相信我們,就對了。否則,我叫保安了。」

這,一副要驅趕的架勢。

蘇有欣道:「呂醫生,我真的很痛啊!我的姐夫,不會害我的,相信他吧」

呂濤板著臉,「蘇有欣,什麼也不要說了,閉眼靜卧,不斷深呼吸。」

「深呼吸,也痛啊」蘇有欣,眼淚汪汪。

「沒有辦法。」呂濤,依舊嚴肅。

然後一扭頭,看著宋三喜,作了一副請你出去的手勢。

對於這樣的人,宋三喜並不太反感。

作為主治醫生,他們會有一種天生的優越感。

而且,他們有自己的底線和準則。

於是,宋三喜離開了。

不到二十分鐘,他又回來了。

呂濤不在。

張小霜在。

蘇有欣在病床上,疼的直冒汗,臉色蒼白。

看上去,真的太可憐了。

張小霜安慰她好一陣子,想去個洗手間。

沒想到,還沒有到病房的洗手間門邊,那門開了。

宋三喜,從裡面出來了。

張小霜失聲驚呼:「先生,您,這怎麼」

蘇有欣一見姐夫,也是驚呆了。

不知道,姐夫怎麼進的洗手間。

但宋三喜,懶得解釋自己是爬窗戶進來的。

他只是認真道:「張小霜,看著有欣那麼痛苦,你忍心嗎?」

「我」張小霜回頭一看,確實蘇有欣太痛苦了,「可是」

「我的葯,一定會有效果。咱試一試。沒有效果,我把洗手間坑裡的水喝了。」

宋三喜,一臉認真。

張小霜驚愕。

沒辦法了。

人家,都說到這個份兒上。

於是,張小霜只得同意了。 第30章羊雜湯

匆忙趕回去家裡, 發現她爸已經過去玉花臺了,她不敢耽誤,趕緊急步趕公交車。

到了檔口兒, 勉強沒遲到, 她忙換上了白色的確良工作服, 站過去竈臺前。

玉花臺是五點半開始營業, 後廚師傅五點到齊, 頭十分鐘各檔口掌勺點名,列隊叮囑,之後檢查菜品原料竈臺鍋鏟等需要五分鐘, 最後十五分鐘,是廚師長陪着經理巡視檢查後廚檔口, 並做最後的規整調度, 接着五點半, 客人進門點餐,竈臺開火。

顧全福在點名並稍對徒弟工作做了安排後, 便問起大傢伙還有什麼問題。

徒弟寧順兒問起來:“師傅,前幾天我在竈上遇到一個挑剔的客人,說我蛋炒飯做得不好,正要請教下師傅,這蛋炒飯怎麼才能出彩?”

顧全福聽這個, 便笑了:“蛋炒飯在過去勤行裡可是要緊活兒, 在早大戶人家要廚子, 試廚子的火候, 先做一個煨雞湯, 這個試的是文火菜,再做一個青椒炒肉絲, 這是考武火菜,最後一關纔是蛋炒飯,蛋炒飯做好了,那纔算手藝到家,纔敢用。”

顧全福看了眼寧順兒:“今兒個徒弟既然考師傅,我就給大傢伙做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