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別時,只說了再見,但小馬哥讀懂了她的柔情和不舍,於是心中無比的難受。

幾天後,小馬哥起程回鄉。

那天,他拖着重重的心情來到龍華,想和喻彤告別。當得知喻彤要去福永鎮時,便提出來一起同路。

喻彤覺得很奇怪,便問:「你回湖南不在龍華坐車嗎?為什麼還要到福永去呢?」

「哦,那裏有車呀,而且你也去福永。」

「這樣呀,那你能趕得上車嗎?」

「能。那你到福永去做什麼呢?」

「我一個客戶介紹我到他的朋友開的床上用品公司面試。」

「什麼工作呀」

「業務員呀!」

「工資待遇怎麼樣呢?」

「1500塊,包吃住!」

「那也行呀,先去看看吧。」

「是呀,這裏不好做了。那你為何要回湖南呢?」

「我呀,在龍華的一家公司入職了呀,調到湖南分公司跑業務呀!」

「那也不錯呀,能回到自己家鄉工作,真好!」

「是呀,真好!」

一個半小時后,到了福永鎮,小馬哥拖着沉重的行禮,一直把喻彤送到她要面試的公司大門口,然後依依不捨地說了「再見!」,轉身往福永汽車站趕。一會兒到了車站,回鄉的車正準備發車,小馬哥心情愉快地踏上了回家的汽車,同時對心愛的女孩產生了不舍的隱痛。他就像一隻猴子心神不寧地左右思慮,一會兒對即將見到的家鄉充滿快樂,一會兒又對即將分離的戀人痛心疾首。他完全理解這種感覺,所以樂於接受並努力適應着。

歸心似箭折磨了他一整夜,總感覺車不夠快,恨不能一眨眼就落在故鄉那塊熱土上。晉王臉上也有嘲笑,他假意瞪了自己的人一眼,沉聲喝道:「都給本王閉嘴,既然璃王妃說她能行,那咱們何不讓她試試?如果能接上這隻斷手,她也算是天下第一女神醫了。」

這話,又引起一陣鬨笑。

大家分明是不相信雲若月的話,一個個都瞧不起她,等她丟人。

可惜,雲若月眼裡卻散發出凌厲的寒光,她對楚玄辰說,「王爺,時間不多了,快叫人準備,我可以救沈副將。」

雲若月算了一下,從剛才打架到現在,最多不過半個時辰。

這斷

《雲若月楚玄辰》第71章她能治傷 虛無空間,無物質,無聲音,無光暗。

文通大神在虛無空間中急速飛遁,速度快若流光,身上神氣化為長河,一步十萬里,心中又驚又懼。

多少年了,從未像今日這般狼狽,只能逃命。

但,五清宗的神境世界無邊無際,如死亡陰影,始終籠罩着他,無法脫離出去。只要逃不出神境世界,就無法將消息傳出去,等於是沒能逃出五清宗的手掌心。

縱然是十萬年前天庭和地獄打得天翻地覆,文通大神都未像今日這般恐懼。

「五清宗,你到底意欲何為?」文通大神大喝一聲,眼神凜然。

「斬你,還需要理由?」

五清宗追在後方,神軀龐大無比,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交織成天地的形態,將前方燃燒壽元飛遁的文通大神纏裹。

神念能夠達到處,神境世界就能到達。

「你別欺人太甚,真要拚死一戰,結果還未可知。」

文通大神眼神狠厲,化為血紅色,心中有無邊怒火,頗為懷疑閻折仙出現文通神殿,就是五清宗所為。

五清宗是想挑起冥殿和天外天閻氏的矛盾。

他文通與五清宗無冤無仇,卻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心中怎能不怒?

「雲之法,雨之訣。」

文通大神一邊急速飛行,嘴裏一邊如此喊出。

本是空無一物的虛無空間,驀地,出現一片三萬里長的雲層。雲中死亡之氣濃郁,凝化成液態的雨滴。

雨滴如劍,密密麻麻飛向後方的五清宗。

五清宗的速度,沒有因此遲緩哪怕一瞬間。

那些能夠滴穿星辰的雨滴,落在他身上,瞬間爆開,化為氣霧。

「冥神之祖。」

三萬里雲層中,冥祖的身形凝聚出來,漆黑無光,神聖巍峨,與五清宗的神軀一樣高大,悍然一拳攻擊過去。

這道冥祖身影,是文通大神以萬年壽元為代價,施展禁術召喚出來,爆發出來的氣息,讓五清宗的臉上,都露出一道嚴肅之色。

是真的具有冥族之威。

「冥祖值得尊重,可惜,你的修為還不夠,無法凝聚出足夠的力量,對我造不成任何威脅。」

五清宗打出閻羅混世印,滿天祖文浮現出來,猶如千萬星辰懸浮在虛無空間,轟擊在冥祖身上,將其打得四分五裂。

一擊破之。

三萬里的雲層,隨之散去。

五清宗從雲中衝出,卻皺起眉頭。

只見,文通大神已是從他的神境世界中脫離出去,站在一條紫色的冥河中。

雖然脫困,文通大神卻笑不出來,今天受的傷勢實在太嚴重,特別是壽元的消耗,根本彌補不回來。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裏招惹了五清宗?

「五清宗無論你在謀划什麼,但是,從本座逃出你神境世界的那一刻起,你的所有謀划,都將落空。」

文通大神又道:「本座會牢牢記住今日之仇,改日一定屠你閻羅族億萬族人,以平息心中恨意。」

五清宗平靜的看着他,沒有出手。

「嘩啦啦。」

冥河擊穿空間,連接虛無和現實。

只要回到現實空間,冥殿殿主瞬間就能感應到他的氣息,到時候,五清宗若是繼續追殺,那麼,就要承受冥殿殿主的怒火。

直到這一刻,文通大神終於揚聲笑了出來。

笑的是,五清宗終究還是殺不了他。而今後,他卻會成為五清宗的噩夢,成為閻羅族的災難。

與一位大神結仇,必然是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但,就在文通大神欲要回到現實空間之時,抬頭看去,去看到一桿神槊直刺下來。神槊蘊含無與倫比的神勁,穿透了時間和空間。

「不……」

文通大神咬着牙齒,大吼一聲,撐起全身力量迎擊上去。

「轟隆。」

神槊無可匹敵,擊穿他的神境世界,和身上的所有防禦。

神軀爆開,化為一片血霧。

神槊的尖端,釘在神源上,立在血霧中。

血霧每一次想要重新凝聚,都被神槊上爆發出來的力量震散。

神軀無法重凝,反而被虛無的力量不斷侵蝕。

血霧中,響起文通大神的一道道驚恐聲:「彌天戰神,這一切都是五清宗的陰謀,與本座無關。從閻折仙被送到文通神殿,陰謀就已經開始。」

彌天戰神站在神槊頂端,雙手抱在胸前,背上披風飛揚,根本不理文通大神的聲音,一雙虎目與遠處的五清宗對視。

五清宗衣袖一揮,袖中湧出無邊神火,讓文通大神的血霧燃燒起來。

虛無中,出現一片廣闊的火原。

文通大神的怒罵聲不斷傳出,可是五清宗和彌天戰神卻充耳不聞。

兩人的眼中,只有對方。

直到文通大神被焚煉乾淨,只剩一枚神源,五清宗才是轉身而去,從始至終,都無一言不發。

彌天戰神終於開口,道:「老五,為何要殺文通?這場風波,真是你製造的?」

五清宗沒有轉身,也難得解釋,道:「是我製造的又如何,戰神莫非是想指教一二?」

「同是一族,何必要鬧成這樣?」彌天戰神道。

五清宗眼中浮現出一抹譏嘲之色,隨即,又恢復冰冷,道:「不是我要鬧成這樣,是閻人寰。回去告訴他,只要我還活着,當年的事,我一定會查清楚。」

「天庭和地獄再次開戰,宇宙風波漸起,閻羅族不應該分裂。」彌天戰神道。

五清宗道:「天地之戰,生死相爭。不正是閻人寰想要的嗎?」

「族長說了,只要你回去,下一任族長的位置就是你的。」彌天戰神道。

「道不同,不相為謀。」

五清宗揮了揮手,漸漸遠去。

彌天戰神緊閉雙目,幾欲出手,可是,終究克制下來,從小到大的感情,使他無法對五清宗揮出神槊。

鐵血戰神也有柔情時。

「冥殿絕不會善罷甘休。」

彌天戰神遠遠喊出了這麼一聲,隨即,以神槊擊碎文通大神的神源。裂開的神源,化為一個個火球,在虛無空間中燃燒殆盡。

……

冥殿所在的星空,群星閃耀,分佈有大量星魂神座。

驀地,文通大神的星魂神座暗了下去。

「大神隕落,舉族同悲。」

所有冥族修士,都看到星空中的變化,一個個跪倒在地上,無法相信強大如文通大神,居然會隕落。

冥殿諸神無不震撼,感到不知所措。